甜梦文库 > 其他小说 > 水浒任侠 > 1897章 征南安北,拓边千里
    淮南东路,扬州淮扬运河连接长江下游水域,但见一派好水翻涌排空的壮丽景象。而沿岸也正有一拨齐朝兵马奔袭而来。而率领麾下劲骑正要接管淮南路此间巡检司、转运使司所治,彻查参与宋军兵马的石宝猛的一勒缰绳,随即侧目向那一派烟波荡漾,漫无边际的江水尽笼罩着一片片蒙蒙的雾,滚滚东流、无边无际。石宝眺望片刻,蓦的咧嘴一笑,并悠声说道:“以往在北地来往杀伐的时日也久了,如今成就大事,这眼见便又快要杀回江南地界了......”

    不但有江淮地域全部州府,刘唐所部兵马更是趁势从淮南西路南端开拨至江南东路江州、无为军一带,由穆弘率军先行攻取他的故里揭阳镇,再与几拨军马会师齐取州治治所,于唐时被赞誉为“天下赋税仰仗”,“自古为天下富庶之区也”的大片疆土,也已尽数落入萧唐齐朝掌控之中。

    如此一来,本来意图趁着萧唐两线作战,尽快集结兵马有所图谋的宋廷反而更是元气大伤。至于促成如今这场时局剧变的关键人物郦琼,经萧唐首肯钦命,也赐封他为泰宁卫上将军,上护军,爵同开国侯,王世忠、靳赛等投诚宋将,也一并得受厚封赐赏。这对于郦琼而言也终是达偿所愿,由宋廷军旅中领受中阶武官差遣,向来却处心积虑要得高官厚禄的统制官摇身一变,成为了齐朝中的高阶武将要官。

    当然萧唐心中对郦琼这厮多少也仍有些不待见,虽然诱使他愤而叛宋的主要原因是事先洞察到新上任的顶头上司明面一套、暗里一套,要罢黜他的兵权遮莫仕途前程也将愈发惨淡,这才煽动着宋廷相当于一个军区的主力部队尽数倒戈反叛。但萧唐也很清楚若非是自己取代了正史中刘豫、金朝与宋朝对持的局面,郦琼策动得数万宋军投金,非但投从外虏,这场军变也是宋朝对金战略局势彻底陷入被动,无法收复失陷疆土,反而教金国进一步侵吞中原江山的主要原因之一。

    然而按眼下的局势着想,处于成就霸业的立场,往往也越不可意气用事。如今郦琼策动的这场军变,萧唐心说反而自己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那郦琼对齐朝而言的确是有大功的降臣,而且按这厮的处境而言,也必然会死心塌地的投从自己效力,不会再生出甚么贰心。无端处置这等诚心来投而建下奇功的降臣,开了擅杀的恶名,也无疑是断绝招纳其他本也有可能投顺归降才干的愚蠢行径。

    相反的这郦琼非但不能动,至少在眼下反而要大大加赏厚封。如此也是向仍听命于宋廷的统兵主将传递出一个讯号。宋廷内下辖其余各处军司,恐怕现在也已有不少立场动摇、犹疑不定,且手握一定兵权的武职官将。而那些人眼见率部倒戈投从萧唐的郦琼在齐朝得享高官厚禄,且实权、待遇等方面远比宋廷优渥时,他们心中又将会生出甚么异样的想法?

    比起岳飞、杨沂中、刘锜、王德等忠于宋廷的名将之才,相对能更容易被策反招降的宋廷军将,萧唐若仍只是个饮茶读史论古今的闲人,待他们当中大多人的态度都不会十分待见。可如今既然被推到了与宋廷势不两立的对立面上,那些容易被策反的宋军将领但凡掌有一定的地方兵权,萧唐反而也要对他们更为上心,毕竟似岳飞等忠臣烈士,非是绝无可能背弃君臣纲常的,便是要教他们肯归顺投降则必须要满足些特定的条件,期间的过程也仍会颇为棘手......

    速取江淮地域诸州各县的战事进程十分顺利,几乎也已趋于尾声时,萧唐这边也准备从临潢府开拨起驾、班师回朝了。

    如今漠南东域大片的草原按卫盟制的划分安置,已由齐朝以更为直接的政策加以统治。当然除了表面上对于萧唐表示出恭顺臣服姿态,但是仍保留充分自主权的乞颜部,还有大漠西面阿尔泰山一隅,曾发兵支持耶律大石自立西进的乃蛮部;远在漠北,栖息繁衍于后世俄罗斯贝加尔湖东岸色楞格河流域的蔑儿乞部;以及于贝加尔湖西隅与叶尼塞河流域活动的斡亦剌部......等一些在草原上仍然保存着较为强大实力的部族游离于齐朝的直辖统治之外。

    然而按清朝对蒙古诸部所施行的盟旗制,本来也是经过了逐步完善的漫长过程。按正史轨迹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并对自林丹汗身亡之后社会构架立刻陷入分散状态的蒙古各部施行盟旗制伊始,知道乾隆三十六年,土尔扈特部返归中国之时全蒙古部众悉数被纳入盟旗体制,从初置至完备的过程历时便经过了一百四十多年的时间,虽然时间较为漫长,但清朝也的确做到了将外蒙、内蒙疆域彻底纳入中华历代王朝的版图之中。且期间除了准噶尔汗的叛乱之外,比起明朝时与蒙古鞑靼、瓦剌部连年战事,清朝基本上也能做到有效的控制住蒙古高原上本来时叛时降,甚至有机会威胁到中原王朝的各个部族。

    萧唐自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推行卫盟制的从大方向上符合加强对大漠各部直接管理需要,那么接下来也仍需要时间去沉淀,在保持处于卫盟制安排下各支部族秩序稳定的同时,进而继续在大漠上继续进行推广发展。毕竟自己率领齐朝大军撤离出大漠之后,乞颜部、乃蛮部、蔑儿乞部...等部族之间想必也仍会为了掠夺丰茂水草、牲畜财产而发生冲突,彼此杀戮征伐,其余观望局势演变的蒙兀室韦部族为了得到齐朝政权实力的庇护,而免于被其他势大的部落统治奴役,先后肯顺从卫盟制的安排接受齐朝统治的族群也必然会越来越多。

    当然此时也仍需要有得力能臣坐镇临潢府,继续主持掌统诸蕃各部安置、交涉、管制等大事,对于此,萧唐心目中当然也早已有了最为合适的人选......

    于即日启程返归回大名府临行前夕,临潢府离宫之中,与萧唐细议商榷罢了,又当面得拜受安北都护府总都护这等要职的马扩怔然片刻,面上也不禁流露出尽能施展其才干抱负的欣慰喜色,随即他裣衽正襟,又向萧唐躬身拜道:“于临潢府设置安北都护府,虽是按汉唐之时羁縻管制西域、北庭诸地各部的官司府署,却是内行卫盟制之法,管控蒙兀室韦投从各部,维持得边事靖宁...得蒙陛下委以如此重任,赐封臣安北都护这等要职,虽诚惶诚恐,也必然殚精竭虑,为督察卫盟制下各部抚慰、叙功、罚过...以及同其余仍按先前羁縻之策管制的来往各部交涉调停等诸般事宜,而不负陛下信任重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