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其他小说 > 经济大清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下阕(下)
    康熙微笑道:“虽说不中听,却是实话。”

    这话一出,如冰山消融一般,院内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胤祚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他虽然面上装作胸有成竹,但心里已经慌得不行了。

    刚刚写词的时候,胤祚心中就已经考虑清楚了这么做的利害,顺便把应对之词想好了。

    康熙近来心情大好。

    就算他一番话,惹得康熙动怒,也不过就是斥责一顿。

    而若是这番话哄得康熙高兴了,就能引出个话茬,而这个话茬对两行的天大的好处。

    康熙对皇子们,一向是不假辞色,能微露笑意,说明胤祚这番话是说的对了。

    胤祚余光看到,十四悄悄朝他竖了大拇指。

    康熙看向那些戏子道:“戏唱的不错,该赏。”

    “谢皇上!谢皇上……”戏班子全员从后台出来,跪在地上叩谢皇恩。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戏班子的命运从谷底升至云端,人人脸上都挂着劫后余生的欣喜若狂。

    康熙站起身来道:“朕有些乏了,大伙也早些歇着吧。”

    “恭送圣上。”众人行礼。

    此时胤祚引出话茬道:“皇阿玛,难道不想知道百姓怎么讨论皇阿玛功过?”

    康熙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盯着胤祚:“此话何意?”

    胤祚道:“皇阿玛何不学戏文中说的,微服私访,亲耳听听百姓的意见?”

    四阿哥首先斥道:“胡闹,皇阿玛万金之躯,岂可亲至民间?”

    八阿哥也道:“六哥,微服私访只是戏中之事,当不得真的,历朝历代从未有皇帝微服私访的先例。”

    十四张了张嘴,有心帮胤祚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又把嘴闭上。

    曹寅此时也站出来拱手道:“皇上,现今江宁城内刺客虽被一网打尽,但难免还有漏网之鱼,微服私访的风声一旦走漏,恐怕会引得刺客蜂拥而至。”

    虽然周围满是各种反对之声,但胤祚熟悉康熙的脾气,他骨子里是个有些冒险精神,又有些浪漫主义的皇帝。

    不然在明孝陵的时候,他也不会像是要慨然赴死一般,在刺客火炮的威胁下祭陵。

    后世民间盛传的康熙微服私访记,虽多是杜撰,但也绝非空穴来风。

    康熙思虑一番,开口道:“微服私访于祖制不合,况且朕有大清国各级官吏做朕的耳目,无需亲临民间,此事就此作罢,不要再提了。”

    康熙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哦?不知皇阿玛是否知道近来官盐滞销的事情啊?”胤祚坏笑着道。

    康熙停住脚步,疑惑的看向曹寅。

    他是康熙在江南的情报头子,江南官场民间,无论大事小情,均要实时向康熙禀报。

    曹寅脑门上顿时就渗出冷汗,弓着身子道:“皇上,此事臣也是刚有所耳闻,还未来得及加以验证,故而尚未禀报。”

    胤祚一听这话,心中一喜。

    百事行盐行孙行首向徽商投诚,导致盐行被破。

    脱离百事行的混乱之际,无数的官盐便偏离了原本的运送路线。

    两行的票盐比南方的纲盐便宜太多,失去了强制力干预的食盐,作为一种商品,自然是朝着高价值的地区流动。

    与其往西北贫苦之地运,自然不如借着舟楫之便往南方来得快。

    哪怕运往南方,当成私盐卖,其获利也比运往西北多得多。

    胤祚估摸时间,第一批北方食盐应该在近几日到达江宁了,结合二丫几日来的观察,这才下了“官盐滞销”的论断。

    这事情现在才刚现端倪,胤祚就赌还无人向康熙禀报,现在看来,他果然赌对了。

    康熙看向胤祚,严肃的道:“胤祚,究竟是怎么回事,细细讲来。”

    “儿臣遵旨。”胤祚拱手,将两行与徽商之战原原本本讲出。

    康熙一声冷哼:“商贾之人,重利误国!”显然是再骂两行与徽商的商人。

    不过现在两行已是内务府门下,徽商在朝中也是颇有背景,康熙便没指名道姓。

    “如此说来,本应运往西北的食盐都运往南方来了?”康熙眯起眼睛,语气冰冷。

    这是康熙准备杀人的前兆。

    对百姓来说,私盐多些,或是官盐贵些,都已经习惯了,但一旦没有官盐了,那便是天大的事情,大到可以逼人造反。

    对康熙来说,若官盐滞销是因为北方的官盐都跑到了南方来,那么缺盐的西北,才是最值得担心的。

    现如今,准格尔兵事方休,湖南叛乱刚刚控制住,正是国家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万不可再出什么叛乱。

    “胤祚,你好大的胆子,如此要事,为何不早早报上?”康熙冷冷道。

    胤祚连忙道:“皇阿玛息怒,盐行被破当天,两行便按规矩,向直隶盐法道递交条陈,盐法道官员应早已将此事上报给了京城。”

    现在是太子监国,除用兵及人事大事之外,其余一应事务均由在紫禁城的太子处理,故而康熙不知道此事,并不奇怪。

    “曹寅!”康熙喊道。

    “奴才在。”曹寅答道。他是内务府包衣出身,是皇帝的家奴,故面对康熙时,自称奴才,而不像其余大臣那样自称“微臣”。

    “代朕向太子拟旨,叫他好生督办此事,西北一旦出了岔子,朕要那他是问!”

    “奴才遵旨!”

    胤祚又道:“皇阿玛难道不想知道,为何同为官盐,为何南方纲盐比北方票盐贵上如此之多,甚至有人愿冒着掉脑袋的大罪,将北方官盐当做私盐来南方贩卖?”

    康熙没好气的道:“别卖关子,既然你知道便讲吧。”

    胤祚一揖到地:“皇阿玛,不是儿臣不愿讲,实是此事牵连甚广,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只要皇阿玛愿与儿臣去民间一看,只需一天,便能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康熙盯着胤祚看了片刻,开口道:“好!待西北盐运事了,朕便去民间走上一天。”

    “皇上三思啊。”曹寅立刻劝诫。

    “朕主意已定,不必劝了。”康熙说完挥手离开园子。

    四阿哥走到胤祚面前,语重心长的道:“六弟,我虽不知你究竟是什么打算,但皇阿玛安危非比寻常,此番微服私访,是你挑的头,必要做好万全准备,一旦出了事,你的处境可就堪忧了。”

    胤祚拱手道谢:“多谢四哥提点,胤祚记下了。”

    四阿哥说完,便也离开园子,八阿哥随后也走了。

    这时十四凑过来,满脸兴奋的道:“还是六哥厉害,连微服私访这种事情都能劝动皇阿玛。”

    胤祚微微一笑:“我不过是找了个借口罢了,皇阿玛其实自己也想去民间看看。”

    十四一愣,接着道:“六哥,你怎么看出来的?”

    ……

    两人说着,便走远了。

    这时,一个太监端着托盘登上戏台,朝着那些犹自磕头不止的戏子道:“都别跪着了,来领赏吧。”

    演海瑞的戏子畏畏缩缩的站起身来,那太监揭开盖着的红布,托盘上整整齐齐码着一百两银子。

    “谢皇上!谢皇上啊……”戏班又陷入痛哭流涕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