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唐家分崩的危机
    唐俊满脸愤恨的坐在唐人银行大厦的接待室里,他是一开始对抗周铭和唐然的领头人,现在也是最积极倒向了周铭的人,因此就在给唐景胜说好了的当天晚上,他就主动来到了唐人银行大厦。

    当唐俊知道其他风投经理已经都私底下偷偷联系了唐景胜和唐然以后,他有一种被全世界背叛了的愤怒,市场被人做局的失败,现在又被合作伙伴背叛,这让唐俊整个人都扭曲了:既然他们做了初一,就别怪自己做十五。

    于是他马上联系了唐景胜,要求跟周铭和唐然见面,并表示自己还可以奉上投名状。

    唐俊在接待室里等了一会,周铭唐然和唐景胜就走进了房间,对于唐俊,周铭场面上还是做足了的,周铭告诉唐俊,关于在山迪大厦的损失,他也感到很惋惜,不过他也会想办法挽回这些损失的。

    唐俊则向周铭痛斥自己的愚蠢,当初没有听周铭的话才酿成了现在的结果。

    一番痛苦的自责以后,唐俊话锋一转,到了正题上:“周铭先生,我知道自己犯下了非常严重的错误,但我愿意将功赎罪,我这里带来了一些东西,我想族长和周铭先生您可能会感兴趣,这是一些资金的转账记录。”

    唐景胜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了:“什么转账记录?”

    唐俊咧嘴冷冷一笑:“景胜叔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当然是这一次我们资金的转账记录啦,难道你以为就凭我们这些风投经理自己就能凑出上亿美金来吗?”

    嘶!

    唐景胜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瞪着眼睛看着唐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唐俊毫不畏惧的和唐景胜对视着:“我看是景胜叔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道这些家伙敢做出背叛族长和周铭先生的事,就不敢承认吗?而景胜叔你到了现在还想包庇他们不成?”

    “你胡说八道,打的什么主意?”唐景胜怒斥唐俊道。

    唐景胜随后向周铭解释,自己绝对没有任何想包庇的意思,他还强调:“唐俊这个时候拿出这些转账记录,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周铭告诉唐景胜让他放心:“我当然知道景胜叔你没故意包庇的意思,否则你也不会这么帮我们了。”

    周铭很明白唐景胜是个什么想法,他是那种全心全意为唐家想的人,他支持唐然做族长,甚至甘愿拿出自己的股份给唐然,也愿意用自己在家族的威信来帮唐然稳定局势,但当这些转账记录出来,他也又惊又怒。

    他很清楚这些转账记录就意味着可以点名道姓的指出是谁在背叛了,如果是一个人,那唐景胜很支持严肃处理这个人,但如果是一群人,就很麻烦了。

    “看来景胜叔你心里也很清楚,整个唐家有多少人对族长不满了。”唐俊接着说,“我说过我这次是诚心投靠族长,所以当然要交出一份足够分量的投名状了。”

    周铭指了指唐俊面前桌子上的一个文件袋:“这就是你带来的记录了?”

    唐俊点

    头说是,唐景胜这时急忙又劝周铭说:“周铭先生,我认为这个转账记录还是要慎重对待为好,毕竟这都是唐俊搞出来的,无法确定真伪。”

    唐俊却说:“关于真伪,我想周铭先生和族长肯定有办法辨别,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做手脚。”

    唐景胜和唐俊那边在争执,唐然这边也拿不定主意,她小声询问周铭怎么办,就连一向大智近妖的凯特琳也露出了慎重的神色,她暗暗提醒周铭一定得小心应对,否则一个不好会酿成大麻烦的。

    周铭给了两女一个放心的眼神,这个事情就交给自己好了。

    周铭随后对唐景胜说让他马上召集家族所有核心成员来唐人银行大厦开会。

    面对周铭这样的决心,唐景胜当即浑身一震:“周铭先生,我认为这个事情还得从长计议的好,我知道内部有些家伙并不安分,但请你相信,我会努力帮助你们摆正这个思想,但是现在要直接把这个问题摆到台面上来,对唐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一个整体的唐家永远比一个四分五裂的唐家要更好。”

    “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唐家四分五裂,景胜叔你就放心好了。”周铭说。

    唐景胜还想说什么,因为他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他知道如果周铭和唐然真把这些转账记录给摆到了台面上,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和唐家那些人的矛盾给摆到了台面上。过去尽管唐然和唐家其他人有矛盾,其他唐家人对唐然有些阳奉阴违,但总体还是能保证唐家整体的稳定。

    可现在这个事情摆出来,那就是要逼这些人表态站队,那些一直被压着的矛盾马上就能爆发,周铭和唐然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凭着这些转账记录就能压服这些人,最后的结果只可能是唐家各自闹分家无数的产业分崩离析。

    如果非要说运气好一点的话,可能就是现在资本世界大战就要爆发,其他豪门无暇顾及了吧。

    或许他们打着的就是这个主意?

    唐景胜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自己马上把消息通知到位,毕竟这个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总比周铭和唐然去通知要来得有转圜余地一点。

    “喂,徽茵,我这边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你一定得做好心理准备,是关于马上要在唐人银行大厦召开会议的事情,也是关于唐俊他们这些风投经理的资金问题,唐俊他把所有转账记录全拿出来了……”

    随着唐景胜通知出去这个消息,顿时在整个唐家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等着看笑话;有人没想到居然有人这么胆大,敢在这时候搞这种事情;有人愤怒唐俊居然敢出卖他们;还有人变得惶恐,担心周铭和唐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同样也有人和唐景胜一样,对唐家的未来忧虑起来。

    不过不管这些人心底究竟是怎么个想法,但在唐景胜通知以后的两个小时内,他们就纷纷来到了唐人银行大厦,来到了这里最大的会议厅。

    “这事情到底会怎么办,唐然和那个周铭不会真要硬刚我

    们所有人吧?要知道这个唐家可不是唐然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而且对唐俊的资助,本质上也是为了唐家好啊!”

    “如果是唐景胜,那我还有点信心,因为他说什么也不会看着唐家分崩离析,但那个周铭还有唐然就不好说了,说到底他们就不是唐家人,现在有那么多人对他他们不满,那他们还不如直接拆了这个唐家的好,他们就是这么自私自利的家伙!”

    “你们还好意思说这些吗?说到底这还不都是你们搞出来的事,要是你们不私底下去帮唐俊,哪有现在的危机啊?你们也不想想,这样鱼死网破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这些人到了会议厅里,由于各自都认识,他们相互之间也都在探讨眼下的形势。

    他们都不是傻子,都明白唐俊拿出这些转账记录,就是把他们中间有些人和唐然的矛盾给直接摆到了台面上,要这个事情必须有一个解决,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还是谁都不能退让的那种。

    因为不管谁退让都很麻烦,要是周铭和唐然忍让,会让其他人看出他们软弱,下次就可能变本加厉;而唐家其他人退让,周铭和唐然就会借这个机会回收更多的资源和权力,这同样是其他唐家人所不能接受的,毕竟这是现代家族集团,不是古代的封建王朝啊!

    唐家谁都有各自的企业,这些产业都是他们自己苦心经营出来的,他们可不是你周铭和唐然的臣子,怎么可能会愿意交出自己的产业给你?

    那么在这种谁都没办法退一步的情况下,一些激进的人带着自己的产业离开唐家,让整个唐家名存实亡就是可以预见的了。

    “好好的一次搜索引擎投机怎么就会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唐景胜坐在会议室最前排的位置上,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到十分烦躁和无奈,他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再多劝唐俊一些,如果自己那时可以凭着自己在唐家的影响力,压着唐俊去听周铭和唐然的话,或许就不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当然唐景胜也明白这只是自己想想了,因为就算自己那时强压着唐俊做了这个事,那以后呢?唐家这些人和唐然的矛盾早晚会被摆上台面的,避不过去。

    唉!

    唐景胜这么想着最后又重重叹了口气。

    旁边唐徽茵看唐景胜这么纠结烦躁,便对他说:“表哥你用不着这么烦躁,或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咱们还是应该对周铭先生有点信心,或许他能给我们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唐景胜苦笑一下:“或许吧。”

    唐景胜说的非常敷衍,因为在他看来,所有问题现在都是摆在台面上的,根本没有其他转圜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些老家伙们还没死绝,多少还要有点作用才对。”唐景胜说。

    就在唐景胜说话间,周铭凯特琳唐然,还有这次最重要的角色唐俊,都先后走进来,这也标志着这次会议,也是唐家最大的危机,就将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