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都市小说 > 韩娱之透视未来 > 第二九六章 后悔?
    /

    这一次交谈并没有持续多久。

    十几分钟后,黄美英告辞离开,作为女主人的权侑莉自然是要下来送别的,然后疑惑地看着神色古怪的罗君宁:“欧巴,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不太好。”

    罗君宁哭笑不得,“在和帕尼聊天的时候,我居然有一种被追求的感觉,很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好多‘妹妹’,不都是主动追求的你吗?尤其是孝敏,她的坚持可是持续了一两年,这才让你接受她。”

    罗君宁一想,似乎还真的是这么回事。

    不仅仅是朴孝敏,还有金泰妍、朴素妍,都是如此,就连李居丽都隐约有这种感觉,只是并没有说得太明白罢了。

    可他同样没有说明白的是,他的这种感觉,更多的是黄美英用男孩子的性格,来追求他,好像他才是女人一样。

    这种感觉很羞耻,根本没办法对权侑莉说。

    可在少女时代内部,权侑莉才是总攻人设,而黄美英是萌萌哒的傻帕,难道是侑莉转换成了贤惠属性之后,傻恨继承了总攻人设?

    尤其是当傻帕说出对天真的看法后,这种感觉就越发的浓。

    “对了,你刚才说妹妹?”

    “对呀,妹妹。我是欧巴的初恋女友,就算中间有过一段时间分开了,但我也依然是欧巴的第一个女人吧?”

    权侑莉理所当然道。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罗君宁点点头,本就古怪的脸色越发的别扭,不过这一次,这份奇怪是因为眼前这个女孩。

    “所以了,如果欧巴你真的那么厉害,能够说服所有妹妹们的话,我会好好照顾她们的。”权侑莉说得很认真,就像是在做出一份承诺。

    罗君宁本应该笑的,这样一来,他就不用担心家里出问题……之前权侑莉就提过这件事,可像现在这样说得这么清楚明白,却是第一次。

    侑莉啊,你现在放得这么开了吗?

    还是说,这其实才是你压抑了许久的总攻属性?

    不为难他了,不去争那份属于他的唯一,但却依然要争个第一,要压其它女孩们一头,这样才甘心?

    权侑莉误会了他的表情,没好气道:“欧巴,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帮你说服她们吧?”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还要回剧组呢。”罗君宁拉起女友的手。

    权侑莉俏脸一红,就像是小猫将挥舞的小爪子瞬间收回了肉势之下一般,只剩下了娇羞与可爱。

    或者,还要再加一份诱惑?

    反正罗君宁就觉得这丫头挺诱人的,也正因此,第二天早上他被叫醒的时候,还有些黑眼圈。

    权侑莉准备好了早餐,这也是她努力做贤妻良母的一份表现。

    “欧巴,早餐可以……噗!欧巴,我们先回房间一下。”看着从卧室走出的恋人,权侑莉没忍住,笑出了声。

    “一会我得去剧组,过几天吧。”罗君宁遗憾道。

    权侑莉俏脸微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欧巴,谁跟你说要、要那个啊!我的意思是,你都不洗脸的吗?”

    “洗了啊,还是用的你的毛巾。”罗君宁无所谓道。

    权侑莉脸色瞬间就变了,连忙跑回了卧室,这个动作看得罗君宁莫名其妙,走进厨房正要把早餐端出来的时候,他突然看向水槽里的水面。

    哟!

    这个画着花脸的丑家伙是谁啊,大清早的就跑出来吓、吓……

    “侑莉!!!”

    “欧巴你饿了就先吃吧,我要洗毛巾,一会你吃了把碗放那儿就行了,我待会儿下来洗,真的,不用等我了!”

    罗君宁:“……”

    要不是今天要回剧组,他真的要好好惩罚一下这只恶作剧的丫头。

    这是跟允儿学坏了吗,什么时候在他脸上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算他昨晚睡得比较晚,但也不至于被人拿笔在脸上画还没感觉吧?

    是自己睡得太死了?

    还是失去了对她所有的防备心?

    他弄不明白,把脸的脏东西弄掉后,他就赶去了剧组。

    等到他离开了许久,权侑莉才悄悄的从卧室里探出小脑袋来,轻声唤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死允儿,下次再也不听她说的话了,差点吓死人。”

    再然后……权侑莉就继续宅居女友的生活。

    其实她并不喜欢宅起来,更喜欢去户外走走,尤其是旅游健身,都是她最喜爱的项目,首尔的好几家一流健身馆,她可是都有VIP卡的。

    只是最近她不适合露面。

    甚至是见普通朋友时,她们或许不会因为她身上的偶像光环而疏远她,但对于她光明正大的恋人,却是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这些朋友啊,有时候可是比记者还让人头疼的存在。

    旅游就更别提了,除非像上次那般,由罗君宁带着全公司的人一起去旅游,然后她们混在其中,会不那么显眼。

    这要是自己单独出去,呵呵!

    别小看了少女时代,也别小看了她权侑莉的人气,哪怕是去欧美地区,说不定都会遇到亚洲的旅客把她们认出来。

    她也是被逼的,才不愿意出门。

    如果罗君宁陪在她身边,那就不一样了,可现在罗君宁没时间,除了她偶尔去剧组探班之外,其余的时间,真的很少。

    权侑莉有些感伤,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有种感同身受的味道。

    前两年,他也是像现在自己等他这般,一直守候着她的归来吧?

    无尽的行程,带来的是丰富的收入,代表的是人气与地位,但却要牺牲与家人见面的时间与机会。

    值得吗?

    自己当初的选择,真的是正确的、是最真心的想法吗?

    反正,她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如果,如果她当初答应了他的求婚,或许现在的自己,就不用和另外六个、甚至更多的人争了吧?

    “你的这个想法……先不说如何评价,不过,我可以先问一下吗,为什么你要和我说这些?我还没有加入进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