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其他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10章 宝儿赤
    真金下朝后回到文思殿,虽然只有几十步的距离却已是大汗淋漓。其实这里同属大明殿,是大都宫城最大的三组宫殿之一,与中原王朝的殿宇结构相似,可又有不同。大明殿属于大内前宫,既是上朝议事之所,也是皇帝的寝殿,左右文思和紫檀两个偏殿也就是寝宫,装修的木材皆是紫檀和香木为之,其中还镶嵌有雕花镂空的龙涎香和玉饰,殿中时时皆是香气扑鼻。

    大都城自忽必烈继承汗位之后开始营建,至去年才大体完工,当下才开始自金中都城开始迁移官吏和富户入城,填充人口已有三、四十万。不过真金却为此烦恼不已,大都城其实尚有诸多后续工程没有完工,可由于这两年财政困难,已经无力再支撑,只能待以后慢慢完善。===『』 ===。不过移民也是项花钱的事情,可也让紧张的财政愈加窘迫。

    想到钱,真金更是发愁,愈加觉得心中烦躁,在内侍的侍奉下换下朝服后虽略感清凉,但是还是觉得闷热难耐。而往年这个时候行帐早已移往上都避暑,但是他今年却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北去,其中身体不好也是原因之一,可也并非不能远行,真正的缘由实在让他难以开口。

    真金自从因为大前年禅位之事受到惊吓之后,身体抱恙大病一场,接着为了争夺汗位又殚心竭力谋划此事。夺位成功后,又匆匆回到大都接管政权,重整朝政,一直未得休养,至此落下了病根。今年闻知伯颜攻宋失败,又病了一回,身体可谓每况愈下,实在无力远赴和林。

    另一个原因就是失去江南后,财税十去其半,钱粮日益紧张。原本希望此次攻宋能够获掳掠些财物,可大军连江南的土地都没有挨着,不仅回回水军和高丽水军尽皆被歼,就是两淮也因为战事耽误了农时,收成减了四成以上,夏税也随之减少。想着前去和林连犒赏西北诸王的钱都拿不出来,干脆就不去了。

    而留在大都烦恼之事也是不断,其实这皆是没钱闹得,不仅使朝野动荡,也让刚刚平息不久的汉法派与守旧派纷争又起,双方在朝堂上相互攻击,明枪暗箭不断。真金每日夹在中间,安抚这个,又打压那个,可按下葫芦浮起瓢,今天伯颜一份奏章又让双方将矛头指向了其,让他烦恼不已。

    “大汗,喝些奶茶消消暑气!”这时有人捧着托盘进来道。

    “月赤察儿来了,不要喝这些,还是上酒,烤些肉来吧!”真金看看来人挤出些笑容道。

    “好,宫中有刚酿好的紫玉浆,又有怯薛刚捕的天鹅,我这就给大汗取来!”月赤察儿立刻应承道。

    “让他们去吧,你陪我说说话!”真金摆手道。

    “好,我让他们处理好,亲手给大汗烤炙!”月赤察儿笑着答道,又转身吩咐内侍几句才挨着真金下手坐下。

    “父汗在时便常夸你的厨艺,说以你掌管宝儿赤是选对了人,今日正好我们二人畅饮一番!”真金十分满意地道。

    “大汗就应该畅饮些酒,不要听那些汉医的,说什么大汗忧郁成疾,饮酒更会导致肝气郁结。他们哪里知道我们蒙古人不可一日无酒,离了酒才会生病的。”月赤察儿言道。

    “不错,我今日就与你痛快的喝个够!”真金摸摸胡子深以为是地道。

    “就是嘛,酒入口,肉下肚,百病皆无,大汗的身体也会好起来的!”月赤察儿说着接过呈上的酒壶为大汗斟上一碗道。

    “好酒!”真金端起碗一饮而尽后赞道,而酒下肚后精神仿佛也好了许多。

    “大汗再饮一碗,那些烦恼之事便都抛之脑后了!”月赤察儿又为真金斟上道。

    “来,同饮!”真金端起碗示意其道。

    “好!”月赤察儿也端起碗与大汗同饮一碗。随后两人又饮了两三碗酒,真金的脸也变的红扑扑的,身子发热,将袍袖也褪下来一只,赤裸着半块臂膀,刚刚萎靡的精神也振奋起来。

    “大汗,今日是不是又有烦恼之事,也不要放在心上,终归是有办法解决的!”这时有内侍送上火盆及宰杀好的天鹅,月赤察儿将肉架在火上边烤边道。

    “这些日子烦心的事情太多了,西北海都又行作乱,驻军讨要粮饷,而今年又是移民充实大都,云南也动乱不休,征江南又耗费了大量的粮饷,而伯颜上奏修筑江防请求朝廷拨款。可众臣闻知后纷纷上奏弹劾,要求追究其兵败之罪,这让我很为难,其已经挪用两淮的半数税赋,再行讨要又惹得上下恼怒,让我不知该如何应对,我也正想与你商议!”真金咂了口酒叹口气道。

    “大汗,这些事情是很难办,却又非没有办法!”月赤察儿将天鹅的肉用刀剔了下来,蘸上调料在火上炙烤着道。

    事情发展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明白了这月赤察儿就是执掌宝儿赤怯薛的执事官,其职责就是主要掌内廷饮膳,朝会宴享,相当于大宋的御膳房主事,现代的厨师长。不过又十分糊涂,一个厨师怎么能与大汗对饮,又参与商讨国家大事,这岂不乱了套啦!

    这事情要是发生在大宋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放在蒙元这里还真不叫事儿,而是再正常不过了。究其缘由,还要从蒙元的怯薛制度说起……

    成吉思汗建立怯薛军最早的目的是在手中掌握一只常备军,有了常备军他才能应对敌人的突袭,才能压制反对者,才能睡得安稳。而早在统一蒙古草原前,成吉思汗就将身边的伴当们组成了亲兵卫队。在草原游牧文化中,伴当是游牧主的个人私属,但二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纯的物化性质。

    主君会给予伴当以保护和生活资料,伴当则为主君担任卫士,操持家务,或是统御队伍。信任和忠诚是二者关系的重要基础,既有主仆属性,又有人情味儿。成吉思汗称汗后将这支护卫队扩展成了万人怯薛队伍。怯薛组织延续了伴当的基本职务,兼有帝王的宿卫、皇室的家务干部、质子营、贵族子弟的训练学校,以及行政差遣等多种功能。在工作中,根据距离帝王远近的分为“近侍”和“宿卫”两大类。

    怯薛军的成员原先大多是蒙古贵族中的二代,成吉思汗规定蒙古贵族必须让自己的子弟到怯薛军中服役,谁不交谁就是潜在的叛徒。这些蒙古贵族二代服役时身边也有自己的伴当,平均每人有好几个和自己一同上战场的伙伴,这样算下来,一万人的怯薛军等于有数倍的便宜“炮灰”。蒙古人中的平民子弟如果功夫好,也可以通过“自考”去参加怯薛。如果哪个贵族甩花样,一样要被罚。

    加入怯薛军后这些人要被严格的纪律约束,他们的第一任务就是保证大汗的休息。他们中的宿卫千户负责大汗营帐的夜间值班,箭筒士和散班千户负责白天的警卫。日落前箭筒士和散班进行交班,并出外睡觉,第二天早饭后再值班。值班前宿卫会留下大汗白天接见人员的符印,对于未经大汗允许闯入账内的人,他们可以自行处决。

    夜晚值班时,怯薛军士兵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路线巡视。路上遇到任何可疑人员都可以当场拿下,在第二天再进行询问,如有反抗可以格杀勿论。蒙元大臣要和大汗商议事情,必须经过值班怯薛的通报才能入内,大汗与臣子议事时,怯薛也要不离左右。

    这一万人被分为四队,称为四怯薛,轮番入值,每番工作三昼夜。四怯薛分别由成吉思汗最信任的“开国伙伴”——博尔忽、博尔术、木华黎、赤老温担任队长,构成了怯薛军四大家族。成吉思汗睡觉有一个毛病,身边必须有信任的人守护才能入睡,博尔术、木华黎、博尔忽、赤老温都是成吉思汗睡觉前必须召唤的伙伴。

    他打天下时,经常让他安然入睡的是博尔术。两人经常通宵达旦地讨论战略战术,讨论完后博尔术还要守护在他身边。

    当然除了保护大汗本人,怯薛军还要保护大汗的女人。蒙古大汗们对这些人的信任和太监类似,怯薛军“与妃嫔杂处,休寝塌下”。怯薛军也对得起这份信任,自建立到元朝灭亡他们中没有和大汗的女人闹出过任何绯闻,起码比二十世纪的英国同行的操守好多了。

    怯薛军在除了担任宿卫,保护大汗和其家人外的另一个职责便是近侍,他们执役内廷,主要负责家务方面。有管理冠服的速古儿赤、佩弓箭的火儿赤、负责牧羊的人火你赤、牧骆驼的帖麦赤、驯养鹰隼的昔宝赤、司酒的荅剌赤、负责奏乐的虎儿赤等等十几种,涉及皇室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正因为由怯薛负责处理皇室家务,所以元宫廷中并未有大量宦官,而宝儿赤——厨子就是其中之一。

    各种怯薛服务人员各司其职,宝儿赤主要负责“亲烹饪以奉上饮食”,认真细致地制作各色菜肴。在皇帝正式进餐之前,宝儿赤还要先行试膳,尝尝味道是否可口,试试食物是否安全无毒。此外在祭祀典礼和宫廷赐食中,宝儿赤的工作也是重要环节。

    元朝国俗规定太庙祭祀时,蒙古宝儿赤要先烹牲煮食,然后跪下割奠牲,野豕、鹿、羊以及其他野生禽兽的肉放在太仆卿奉侍的朱漆供盘上,再进行其他后续环节。皇帝赐食就更是如此了,御膳香羹的恩赐体现了帝王对臣下的体恤和照料,对于臣子来讲是莫大荣耀,赐食成为维系、加强君臣关系的好方法。

    鉴于御厨掌握的特殊技艺和这项工作的近侍特性,宝儿赤的选任历来备受重视。首先在家事工作专业水平的高要求下,像从事御厨、骟马者这类工作的人员往往是家族世袭式,因为家传的手艺最为可靠贴心,出色的烹饪水平是帝王饮食安适的保障。

    当然选任宝儿赤也特别看重人员的忠诚品质和笃慎态度。元朝国制之一就是“内膳为近臣,非笃敬素著者不得为”,所以出任宝儿赤的又往往是皇帝最为信任的重臣家族的后裔成员,与皇帝个人关系极为密切。因此,宝儿赤往往与其侍奉的帝王结下深厚的个人关系。

    因为所属特殊单位,又因为职业的特殊性,这些值役怯薛的近侍也享有较高地位,比如他们经常被允许在省、院、台部大臣御前奏事时进行陪奏,作为御厨的宝儿赤、掌管衣服的速古儿赤、作为翻译员的怯里马赤等怯薛执事均频频现身。

    陪奏时,怯薛执事官的实际作用也并不限于原有的职事,而重在临朝听政。辅佐皇帝掌握更多的信息,帮助君主裁决机密政务,军事、政治、财政、刑法,各个方面无不涉及。而且以近侍的身份出现在闻奏场合,在大汗及旁人心中,他们也是与一般出身的省院台大臣有别的“体己近臣”,而以宝儿赤等为代表的怯薛进行御前陪奏的情况贯穿元代,成为了元制惯例。

    所以从入职条件上来讲,宝儿赤既要拥有出色的烹饪技艺,又要符合是忠诚的怯薛成员的条件。在日常工作中,他们不仅要为帝王、宗亲,以及宴会、祭祀典礼提供精美膳食、保证食品安全,还要参加政治决策,出任高阶官员,参与到国家军政中去。

    而宝儿赤们除了直接以内侍身份参与朝政参与政治决策外,外调为中央机构官员也是普遍现象。且外调出任时,宝儿赤们比来自普通官员家庭的其他怯薛品阶高出不少,他们初次任官的品阶多集中在从四品至从五品之间,到最后退休时多能跻身到正一品至正三品的行列,这也确实超乎了现代人的想象范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