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玄幻小说 > 九尊问道 > 第五百章 天道图书馆
    一代鸿钧道君拓跋太华,还是如往昔模样,立于“死海”之侧,宠辱不惊。

    便是他也看不透,小小的星君道人,如何破这“困宫杀祭阵”,却毫发无伤,还将一众妖圣的本事,学了个十分。

    他眼看着这萧问道破玄嵩,炼破虚,降真武,修菩提,转而一举将余下的五峰,又破了四峰。

    更是将兵圣“奇阵”,牧圣“器法”,极圣“合欢法”,祖圣“太极法”,一并而破。

    拓跋太华本以为这星君小道,不过是这“死海”中的一滴水,却成为了这死海中的一尾鱼,一尾可吞山海的金鳞。

    他的身下,余下一根骨链,便是牵扯这一座名为“明尊”青峰。

    而那“无耻”两字,却不甚清楚了。

    拓跋太华眯着眼看着萧问道,一步踏入“明尊峰”,仰天一言道:“吾与你打赌,他须一千年。”

    他与天道“打赌”,好似这天道能言。

    “毕竟,他入这明尊,足足用了三千年。”

    拓跋太华所说的,便是那弈星妖尊,与他博弈百场的大圣之妖。

    ···

    ···

    兰蕴袅袅,清香扑鼻。

    萧问道一入这明尊之地,便似是入了女子闺阁,不过这珠兰余味,胜却万千胭脂。

    远远看去,却见一根青藤之上,悬着一白狐儿,身后的尾巴,毫不遮掩的悬在身后。

    狡黠的眉眼,滴溜溜的看着萧问道,淡粉的鼻尖一动,淡声道:“我可教不了,这里的本事。”

    “好弱。”

    萧问道一探这“白狐”修为,却是如他一般的“星君境界”。

    “我可不是这里的主人。”那白狐淡声道,口中咀嚼着一枚青果。

    “哦。”

    这白狐一言,倒是让萧问道颇为好奇,淡声道:“那这以前的明尊呢。”

    “她啊···早就看穿了那太昊小儿的伎俩,自然不会被他算计。如今,怕是早就回了三十三重天,躺在八景庭了。”

    这白狐儿晃荡着小腿,悠然自在的悬在那青藤秋千之上,却一双丹凤眼,落在萧问道的左肩上。

    “那姐姐生的好看么。”

    这小狐儿紫瞳一翻,饶有兴致的一呼,呆呆的一望萧问道,却是满脸呆萌。

    萧问道心知她所问的乃是“空空”,便应声道:“好看。”

    那小狐儿对着萧问道摇头晃脑,似是恨铁不成钢的淡声道:“你这般智慧,怕是到死,也能踏出这明尊之地。”

    “哦,以你所言,当如何。”

    “当年那弈星道人,听我所问,便言道,世间狐圣,哪一个生的不是明媚的主,而你更是明媚照人。”小狐儿堪堪自言,继续说道:“你听听他所言,哪一个字不让人心尖甜。”

    萧问道哑然一乐,却是让他“溜须”,却亦是不多言。

    忽尔,那白狐儿攀援着青藤,卧在一处阳光明媚的青石上,假寐道:“这明尊之地,修的乃是智道,以慧通神的智道。”

    她言罢,便轻鼾儿而起,当真不理萧问道了。

    萧问道一步踏入这明尊峰内,却见一道寸芒,如萤火而逝,再看出这峰内场景,心中着实一骇然。

    似是猛锤,捶着胸口。

    却见青峰之中,古籍典藏飘在这通天古峰之中,似是蝶群。

    萧问道悬空而上,随手拿起一册古本,却见这古本之上,镂刻“天道”两字。

    由一而十,再以十观百,皆是以“天道”为名。

    可这书中,却是大为不同。

    一页一扉,皆是不明星图,似是剑道,似是炼丹之道,却又细细一琢磨,又像是奇阵八门。

    似是与道法息息相关,却又是风牛马不相及。

    “智道···慧道。”

    白驹过隙,不过一息。

    萧问道的心神已然被这“天道”之书所迷,便是一息一刹也不愿舍。

    “长河剑落晓纤尘···破军。”

    他细想之下,却念及他初入“祭阵”之中,见识那弈星妖圣与拓跋太华的对弈之局。

    细细而想,历历在目。

    “月涌天刹留天杀···七杀。”

    当年的一攻一守,着实让萧问道惊艳,他虽也善“棋道”,可若是以他的棋力,怕是早已败下阵来。

    而他细细所念,却将这天道星图,一一记在魂海之中。

    似是这天道之文,可通万物。

    可入草本丹道,可修万古剑道,可列八门奇阵,可修无极鬼道。

    这万册“天道”古本,便是诸天万界之魂,亦是万物之根。

    不知何年,更是不知何夕。

    却见那“明尊”峰内,余下一册古本,却是一残本,足足少了半部。

    “蠢物。”

    忽尔,在那青石之上的小白狐儿淡声一呼,却似是酣睡良久,养足了境神,欲与萧问道较一下口舌之力。

    萧问道却是不多言,眸中尽是“求教”之意,也不怒恼。

    “看来你亦是读懂了天道明性篇的——无为篇。”那小白狐儿还是啃着一枚青果,继续说道:“懂大道为因,求道为果,晓道途进退,觉天道自然。”

    萧问道听她所言,却是从未想过这“天道之书”之中,还有“天道明性之篇”。

    可他细细想来,似有而有,却也是不动“诡辩之念”,更是不动胜负之欲。

    这小白狐儿一看萧问道这气韵,倒是心中一惊,却见手中青果啃的干净,口中的果核儿,吐到砾石之中。

    “你既知天道明性之因,却为何不为这果核,求一道果。”萧问道淡声一呼,继续说道:“生在砾石之中,不如在砾石之外。”

    小白狐儿狡黠一乐,却还是荡着那青藤秋千,晃着一双素白小脚,淡声道:“果,在因果之中,又何须在意那天道明性。”

    一息之间,萧问道大彻大悟,当真是醍醐灌顶。

    “天道之法,何谈因果。万物无始,何谈果因。”

    “吾是因,亦是果。”

    “吾是万物之生,便是万物之故。”

    “吾为沧海之水,便是沧海之身。”

    那小白狐儿听着萧问道所言,慢慢的狐脸儿一白,如梨花万般皎洁,胜霭雪千般明媚。

    她定定的看着砾石中,那一粒果核儿,却是神魂游思,修为已涨。

    再看萧问道又是随后一攥,却见天道古本的背后,写着“无咎”两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