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都市小说 > 侠客管理员 > 第一千零五十章 变法流血,请自刘据始
    “诸君听我一言!”刘据高举双手使劲往下按了按,才勉强止住一群人的嗡嗡,随即苦笑摇头道:“蝼蚁尚且贪生,为人岂不惜命?刘据何尝愿意赴死?只是……皇帝的脾性诸位应该了解,我一日不死,诸君便一日不得出头啊……”

    众人闻言,无不一滞。

    当官这么多年,好多还是朝廷重沉吗,汉武帝的性子,他们实在是最了解不过了。这位皇帝陛下雄才大略,杀伐决断,立下不世功勋,千古以来少有其匹。但与此同时,这位大爷也出了名的刚愎自用说一不二,猜忌心还特别重。在场这么多人,有几个没被他削过的?

    此次大家之所以跟着刘据起事,固然如太子所说,是为了劝谏皇帝改型仁政,又何尝不是被这位多疑而且暴烈的皇帝搞出来的巫蛊之祸,逼得实在走投无路了?

    最近几年,太子周围聚集了一大批人,对朝政的影响力已经隐隐有威胁到皇帝大位之势,因此深为皇帝忌惮。这次之所以弄出这么大事来,其本质原因就在于此。如果刘据就这么不在了,那么自己这些人还可能有点前途,但如果刘据还在,不管他死活,不管大家是不是仍然聚集在他身边,必为皇帝所不容,那么大家绝对再无出头之日!不但如此,很可能将来玉石俱焚,自己和太子都不得好死!

    刘据见众人沉吟不语,刚刚那种奇特的目光再一次在他眼里一闪而逝,口气一变而沉重起来:“某一人之命运何足道哉,然诸位乃是我大汉未来运命之所系,焉能轻言生死?”

    四周一片安静,就听刘据的声音句句入耳:“据我观之,皇帝身体渐衰,纵有心改过,只怕也有心无力……若干年后,诸君自当勠力,与朝廷择明君而辅之,务使我大汉天下富强民……文明,黎庶安定百业振兴、君明臣贤国泰民安!”

    这还是个学了核心价值观才穿越的嘿!毕晶好容易才没笑喷,差点说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吧?

    “至于据么……”刘据低头略一沉吟,猛地抬起头来,慨然道:“古来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我大汉未闻有流血而牺牲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刘据始!”

    一言既出,四野肃然,所有人身体都猛地一震,赫然望向刘据,只见这位太子袖手而立,傲然挺立,遥望天际神态俨然,好一副以天下为己任的傲岸太子!这般心系苍生、舍己为人,怎能不令人从内心深处生出无限敬仰?

    “咣当!”

    众文武官员正被感动的难以自已,旁边忽然传来很不和谐的声音。愕然转头望去,就见刚刚那个假扮皇帝的胖子五体投地摔在地上,哼哼唧唧神情古怪,他身边那个女子,正又好气又好笑地把他从地上往起拽呢。

    无耻!瞎搅合!太破坏气氛了!

    众文武向这搅戏的胖子齐齐怒目而视。

    毕晶感受到周围数十上百道目光都十分不善,急忙爬起来拍拍身上泥土,幽怨地看了眼刘据,这什么人啊,怎么也满嘴不着调了,刚刚还少帅呢,这么会儿改谭嗣同了?

    刘据暗暗瞪他一眼,毕晶也懒得理他,冲周围挥挥手:“没事没事……我没事……你们继续……”

    这还怎么继续啊?庄严的气氛这都一点都没有了……众文武官员都有点悻悻然。但这胖子这么一搅合,这些人却猛然觉得周围有点异样,四下打量一圈,周建德首先发现了什么,指着东边产生叫道:“那边……你们看那边……”

    众人顺他手指齐齐望去,立刻就发现刚刚异样的感觉来自哪里了:甘泉宫方向,原本冲天的火光已经黯淡下去,那一直隐隐响在耳边的喊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来了。

    这轰轰烈烈的大场面和BGM都没了,当然是个人都觉得异样。这时候他们也都明白,现在,这场谋划了很久,持续了数日的叛乱,大局已定,终于到了最后时刻。

    就这么结束了?回首这几日的所作所为,简直都像做了一个大梦,曾经的被逼无奈,曾经的热血沸腾,都已经化作烟云。虽然都遭到了赦免,但未来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这天下将会向何处去?

    几乎所有人内心都空落落的,甚至有些惶惑。

    沉默中,忽然一阵骚动,急骤的马蹄声猝然响起,由东面快速接近。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中军以左右分开,让出一条通道,一队战马长驱而入。当先一匹纯黑色高头大马上,端坐一满脸虬髯的大汉,人还离得老远就高声大喊:“殿下!因何停止攻城?”

    话音未落,两声稚嫩的叫喊忽然响起:“爹爹—-爹爹——”

    两匹快马后发先至,越过那虬髯汉子,冲到刘据身前,马上骑士怀中,两个不超过十岁的孩子高声呼唤着爹爹,张开小手扑向刘据怀抱。

    刘据的表情顿时温柔下来,一手揽住一个把孩子抱在怀里,才对那虬髯汉子歉疚地摇头:“抱歉田将军,事不济矣……”

    这就是田仁?是挺彪悍啊,身为主帅还这么策马奔驰,不愧是跟卫青混过的。

    田仁看了刘据半天,又看看四周的文官武将,猛然神情一凝,看见不远处卓然而立的郭靖,脸上愤恨惊讶与佩服交织的表情,半晌才颓然点头,跳下马来对刘据歉然道:“是末将无能,没能一战而克甘泉宫……”

    说着又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郭靖。郭靖倒是很有风度,对他颔首微笑,甚至还抱了抱拳——果然是个厚道人。

    刘据止住田仁,摇头道:“不赖将军,是汉武-……哦,是皇帝气数未尽,”顿了一下,见像是没人听出汉武这俩字有什么异样来,才接着说道:“还在皇帝只诛一人,赦免了大家之罪,总算不幸之中的大幸,令小王略减歉疚……”

    田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两人默然无语,相顾无言。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