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修真小说 > 天刑纪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异数罕见
    感谢:o老吉o的月票支持!

    …………

    不仅雷声停了,天上的乌云也淡了。

    曾经朦胧的天穹,依然不见日光,却多了些许的明媚,仿佛只待阴霾散尽而便将天色转晴。

    却见一束淡淡的光华,穿过薄云照射而下,而转瞬之间,又消失无踪。唯有一道白衣人影,随风盘旋。其飘逸的黑发、挥舞的长袖、玲珑的身姿,俨如翩跹起舞,更添几分脱俗绝世的韵致。

    “灵儿……”

    无咎摇晃着踏空飞起,不忘回头一瞥。

    玉介子、普重子、垓复子,并未远去,而是躲在十余里外,冲着这边张望。三个老东西,显然是伤势在身,无力再战,又不死心,只能远远对峙。而他何尝不是如此,早已法力难继,唯有虚张声势,维持着他无先生的尊严。

    嗯,一个男人的尊严。

    “无咎……”

    呼唤声传来,香风扑面,一道人影,撞入怀中。

    “啊……”

    无咎猝不及防,翻身载落。而一只手臂伸来,竟将他揽在怀里。他慌忙挣扎站稳,尴尬道:“你急着渡劫,却天意难料,咦……”

    冰灵儿就在眼前,并无渡劫失败的沮丧,反而容光焕发,整个人变得更加的好看。只是她的神情稍显虚弱,含笑道:“灵儿已渡罢天劫!”

    “你……”

    无咎诧然道:“九重天劫,你仅仅遭遇一重……”

    “之前已度过八重天劫……”

    “垓复子的玄凤鼎挨了八重天劫,而非是你……”

    “或许如此,灵儿也弄不清楚,总之遭遇了一重天劫,便已机缘大成!”

    “哦……”

    冰灵儿仅仅遭遇一重天劫,便机缘大成,莫说她弄不清缘由,便是无咎也糊涂。而他无暇追究,又瞪起双眼叱道

    “灵儿,你的云纱尚在啊,方才却……成何体统?”

    “云纱与寻常衣衫,皆禁不住雷劫之威,故而我全力以赴,便……”

    “你……你让三个老东西占尽了便宜!”

    “修仙之人,心无杂念,岂有你这般的龌龊,呸……”

    “哎呀,龌龊之人何其多也……”

    无咎有些气急败坏,却不敢多说,连连挥手,催促道:“此地不宜久留,走也”

    随着灵石炸开,两人倏然消失。

    片刻之后,三道人影踏空而来。

    雪原上,多了一个十余丈深的大坑。堆积的白雪,像是烟熏火燎,满目的狼藉,散发着阵阵雾气。而看守多日的玄凤鼎,早已消失无踪。

    “我的玄凤鼎!”

    “尊者铸鼎有四,玄龙、玄蛟、玄凤与玄鲲。毕节与他的玄鲲鼎,一同陨落。玄凤鼎,又毁了!”

    “即便如此,依然被他逃了。”

    三位神族长老,低头观望,神色各异。

    其中的垓复子,更是胡须颤抖,恨意难消,他禁不住闭上双眼,自言自语道

    “唉,谁想他身边带着一个女人,仅有地仙修为,却勾动天劫

    之力,摧毁了我的玄凤鼎。如若不然……”

    普重子无奈道:“只能说他命不该绝……”

    此番为了擒获公孙无咎,双方拼得两败俱伤。按理说他必死无疑,谁想他陷入绝境之中,依然折腾不休,并将三位长老也折腾得苦不堪言。而他身边竟然带着一个女子,帮他招来天劫,最终打破玄凤鼎,得以脱困而出。

    这是运气所致,还是命数使然?

    玉介子也是深有感触,随声道:“公孙无咎,实乃万千年来罕见的异数!”

    垓复子猛然睁眼,咬牙启齿道:“他逃不掉!”

    普重子提议道:“他修为消耗过半,已是自身难保,且召集人手,趁机截杀……”

    玉介子看向数十里外的凌霄城,转而又看向远方,沉吟道:“倘若所料无误,他已逃往玉神海!”

    垓复子与普重子换了个眼色,慌忙又道

    “事不宜迟,你我赶往玉神海……”

    “若是被他闯入玉神殿,尊者必然动怒……”

    玉介子伸手抚须,摇头道:“你我稍作歇息,再赶路不迟。”稍稍一顿,他接着又道:“尊者是否动怒,无人知晓,却没谁能够踏入玉神殿半步,两位放心便是!”

    垓复子与普重子面面相觑,似乎各有苦衷。

    两人关切的不仅是公孙无咎的去向,还有神族八郡子弟的安危。此时数百万人尚在围剿原界的修士,倘若公孙无咎前去相助,势必又添变数,后果不堪想象……

    ……

    雪原上。

    一男一女,飘然而落。而落地未稳,又双双踉跄跌倒,遂即相互伸手扶携,缓缓坐在了一起。彼此肩并着肩,四目相视。一个头顶的玉冠歪斜,微微气喘,神情狼狈,嘴角挂着苦笑;一个貌美依然,明眸闪烁,却同样的神态虚弱,而精致无双的小脸上又透着欣然之色。

    “你我到了何处呀?”

    “万里之外,便是青龙郡的结界。”

    “原界同道去了哪里?”

    “已穿过结界,前往玉神殿。”

    “你我何不赶去?”

    “嘿,去路已无。”

    “结界已修复如初?岂非是说……”

    “嗯,就此歇息一二。”

    无咎带着冰灵儿,施展搬运神通,远离了凌霄城,彻底摆脱了三位神族长老。却也正如所说,他已找到原界的踪迹,谁料破损的结界,竟被修复如初。如今他修为不济,也没了震元珠的相助,根本无力打破结界,他二人只能就此止步。

    冰灵儿并未以去路断绝而失落,安慰道:“此地的风景不错哦!”

    无咎的手上多了一堆玉瓶,稍作查看,顺势抓出一把丹药吞入口中,转而凝神远望。

    所在之地,空旷荒凉。寒风漫卷,雪雾盘旋。而远近四方,倒是雪白无尘,并在天光的倒映下,闪烁着点点的晶光。

    而曾经布满阴霾的天穹,也果然明亮许多,似有炽烈的日光蓄势已久,只待云开雾散而便将晴日万里。

    “嘻嘻,灵儿已修至飞仙……”

    冰灵儿渡劫过罢,犹自沉浸在修为提升的喜悦中。至于突围的凶险

    与绝望,她并不在意。只要两人相伴相随,是生是死又有何妨呢。

    无咎却心事重重,催促道:“灵儿,回魔剑闭关!”

    “嗯!”

    冰灵儿依然善解人意,乖巧的答应一声。而她也亟待闭关,稳固她刚刚提升的境界修为。

    转瞬之间,雪原上只剩下无咎独自一人。他狠狠喘了口粗气,脸上的倦容顿时又加重了几分。

    接连施展了三十六回撼天神弓,差点耗尽了他的修为。所幸逃脱生天,否则唯有一死。谁想关键时刻,竟是灵儿帮了大忙,看似出乎所料,而一切又在情理之中。

    垓复子的玄凤鼎,虽然坚固,却难挡神箭的强攻,最终炸开了一线缝隙。正是那一线缝隙,勾动天地气机。而冰灵儿的修为暴涨,又肩负传承,境界超然的她从天地气机中察觉到了渡劫征兆,也算是水到渠成。于是在凶猛的天劫与神箭的内外轰击之下,牢笼枷锁顿时崩碎而不复存在。

    而冰灵儿的渡劫,是否过于简单?

    众所周知,飞仙天劫共有九重。而她仅仅遭遇一重雷劫,便大功告成。

    莫非是玄凤鼎,帮她承受了八重天劫?或玄凤鼎加持了玉虚子的法力,使得天劫难辨真伪,只当是人鼎一体,只管狂轰乱炸?

    应该是了!

    那丫头,运气逆天了!

    而本人也在玄凤鼎中,岂不是又渡了一次飞仙天劫?

    犹还记得,最后一重雷劫,劈得实实在在,且为之神魂恍惚……

    无咎想到此处,伸手揉搓眉心,

    修仙至今,虽然修为愈来愈高,且熟知各种典籍、功法,却更多的还是想当然的修炼。对于天道真谛与仙法的起源,他始终似是而非。因为他的仙道,早已变成了杀人之道、诡诈之道。倘若遭遇困惑,他只能胡思乱想而一脸的茫然。

    不过,那一刻的恍惚有点不同。

    彷如冲出云霄之外,俯瞰造化在手,恣意穿越流年,游弋于重天之间……

    嗯,或许只是惊雷轰顶的幻觉。

    而危机尚在,去路断绝,且想想眼前,想想如何前往玉神殿。

    无咎收敛思绪,倏然沉入地下。

    地下的数百丈深处,遍布着坚硬的山石。

    山石之间,多了一个数丈大小的洞穴。

    无咎坐在黑暗中,面前摆放着一堆纳物戒子。片刻之后,数万块灵石铺在地上,并以阵法之势层层摆设,浓郁的灵气顿时弥漫着整个洞穴。

    虽然去路断绝,他却不敢耽搁。

    万圣子、鬼赤与原界修士,已前往玉神殿,此时或许遭到围攻、生死未卜,也或许玉虚子已然现身,使得后果更加难料。

    故而,他急着想要见到两位老伙伴与原界的众人。

    怎奈他精疲力竭,难以前行,也怕遭遇强敌,而无力应付。迫不得已,他选择了就地闭关修炼两日

    而五色石,早已耗尽,所幸搜集了数万块灵石,但愿能够恢复他消耗的法力修为而及时赶往玉神殿。

    无咎举起双手,往下一拍。

    数万块灵石轰然炸开,浓稠如水的灵气汹涌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