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1804 投降不杀
    狼远和他早有默契,随着他转身杀了回去,解救被围困的狼骑,然后组织起一次又一次冲锋,不断的收拢被围困的狼骑,重组成军。

    丁宁如痴如醉如疯如魔,如蜉蝣撼树,又如飞蛾扑火,只身双刀,悍然杀入如同海浪般的恶魔大军之中。

    “杀,杀了他,我们就胜利了。”

    一名恶魔小头目看出丁宁就是敌人的主心骨,看出了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就在他的身上,不由振臂高呼道。

    “杀,杀了他!”

    恶魔大军发出震耳欲聋般的咆哮,纷纷舍弃围攻的狼骑,如同潮汐般疯狂的向丁宁涌去。

    他们心知肚明,来到了人间界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没有了退路,这场战争只能胜不能败,败了,就是死。

    所以,此刻的恶魔大军是背水一战,就算是用人命堆,也要把丁宁活活堆死,只要他一死,这场战争就赢了。

    陡然间轻松下来的狼骑们目露忧色,纷纷看向狼奎、狼远,请他们定夺。

    “撤退!”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狼奎竟然做出了撤退的决定。

    狼宇失声道:“大哥,大帅身处险境,我们岂能坐视不理。”

    “这是大帅的命令!”

    狼奎还没来得及回话,狼远就抢着说道。

    “啊,为什么?”

    狼宇大惊失色,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大帅就是这样吩咐的,按照军令行事,违者斩!”

    狼奎面容冷峻,沉声喝道。

    “喏!”

    狼骑们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既然是大帅的命令,他们也只能尊令行事。

    狼荣带队负责保护凌云等人,可惜却没有丝毫用武之地,这三个女杀神个个骁勇善战,杀的不亦可乎,让他们想插手都插不上。

    此刻见狼奎等人突然撤了回来,迎上去诧异的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大帅命令我们撤退,我们也没办法啊。”

    狼远满脸郁闷的说道。

    “为什么啊?”

    狼荣一脸愕然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大帅就说了句不疯魔不成活,就独自杀进去了。”

    狼奎没好气的说道,他心里也郁闷着呢。

    “我觉得大帅可能是需要足够的对手来磨砺刀法。”

    狼远若有所思的道。

    狼奎眼睛一亮,想起丁宁之前异常的举止,恍然的点了点头:“没错,不然好端端的大帅不会突然走神,肯定是在刀法上有所感悟,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人试刀。”

    “用十几万恶魔大军试刀?也只有咱们大帅能干的出来。”

    狼宇也不郁闷了,与有荣焉的说道。

    “那是,大帅可是战神,区区十几万恶魔大军而已,算个屁啊。”

    狼远豪气乾云的说道。

    “不错,当初万妖领一战,面对千万人马,大帅不也是来去自如,区区十几万人马又算的了什么。”

    狼荣目露崇敬之色的说道。

    本来因为撤军而心情抑郁的狼骑们顿时都兴奋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鄙视起了这些恶魔,似乎在恶魔大军中大杀四方的那个不是丁宁,而是他们似的。

    疯老头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听到耳中,眸中闪过一抹迷茫之色。

    战神,好熟悉的称呼啊,自己以前好像也认识个家伙被人称为战神,是谁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疯老头有些烦躁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心情莫名的暴躁起来,怒喝一声,恐怖的刀光一闪,硬生生的将一名恶魔统领从正中间劈成了两半,满腔的内脏和紫红色的鲜血哗啦啦的淌了一地。

    吓的其他恶魔统领尖叫一声,跟被强暴的娘们似的,惊恐的四散而逃,这疯老头实在是太可怕了,根本无人是他的对手。

    可疯老头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狂性大发,眼睛里泛着血丝,脚下一迈,瞬间出现在一名恶魔统领身后,一把抓住他头上的恶魔角,跟宰小鸡似的,用大号菜刀在他脖子上一抹,恶魔的脑袋咕噜噜的就掉在了地上。

    但这却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疯老头竟然伸出如同鸟爪般的手,穿透了那恶魔的胸膛,掏出一颗黑红色的心脏,用力一捏,噗的一声,捏爆了心脏。

    “恶魔,恶魔,呵呵,恶魔!”

    疯老头满脸痴呆的傻笑着,从爆开的心脏中取出里面一颗血红色的晶体,一张嘴就吞了下去。

    身影再次一闪,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另外一名恶魔统领的身旁,故技重施,一刀枭首,掏出心脏捏爆,然后取出红色晶核吞了下去。

    “他是恶魔,他是吃人的恶魔。”

    恶魔统领被他的行为吓的面无人色,纷纷尖叫着四散逃窜,恨不得爹妈给他多生两条腿,也能跑的快点。

    还有几个生有翅膀的恶魔统领,展开双翼,直接飞向高空,人间界实在太可怕了,竟然有吃恶魔的恶魔,妈妈,我想回家。

    可惜,进入癫狂的状态的疯老头哪里会让到手的美食跑掉,手中的大号菜刀一挥,一道划破天际的刀芒闪过,天上跟下了血雨似的,黑红色的血液抛洒长空,淋在地上滋滋的直冒白烟,腐蚀出一个个浅坑。

    狼骑们都看傻了,用高山仰止的目光行注目礼,这老爷子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怪物,竟然如此彪悍。

    而且,怎么看他的行为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熟系感呢?

    狼奎等人的眼神突然变的诡异起来,下意识的看了看还在恶魔大军中试刀的丁宁。

    心里暗自嘀咕着,难道这位老爷子是大帅的长辈?大帅在鲲鹏界杀妖吃烤肉的爱好,莫非就是得到了这位老爷子的真传?

    疯老头可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他只知道自己想不起来自己是谁,心里很烦,很想杀人。

    而在他朦胧的记忆中,似乎恶魔的魔核就是一道很美味的食物,里面充满了让他跟到充实的能量。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曾经吃过魔核似的,只是到底在哪里吃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让他愈发烦躁了,越烦躁越是想杀人,想吃东西,于是,那些被吓破胆子的恶魔统领们可就遭了殃,一个接一个的成为了疯老头猎杀的食物。

    鹤灵儿都被吓懵了,疯老头一刀把她的对手杀了她都没敢吭声,唯恐这老头杀红了眼,把她也给宰了吃婴丹。

    虽然她没有魔核,可是她有婴丹啊,虽然名称不同,但却大同小异,都是全身能量的精华,和人类的丹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好在疯老头虽然发狂,但还不没到敌我不分的程度,泛着血丝的眼盯的鹤灵儿心里直发毛的时候,他终于转移了视线,继续追杀其他逃窜的恶魔统领。

    丁宁沉浸在刀道的领悟之中,对外界的事情毫不知情,如果獠牙算刀的话,此刻在他的眼里只有手中的刀和试刀的敌人。

    在杀戮中,刀法逐渐化繁为简,以往的刀在他手中或轻或重,举重若轻,举轻若重,在他手中反复演练。

    时而刀重若千斤,时而刀轻若鸿羽,时而疾如闪电,时而慢吞吞的如同老牛饮水。

    但无一例外,不管刀重还是轻,刀快还是慢,总是会恰到好处的挡住每一个恶魔的攻击,不快一分也不慢一秒。

    若是此情此景被刀法宗师看到,必然会大惊失色,因为这种刀法已经触及了意的边缘。

    刀随意动,意之所在,即刀之所在。

    也就是说,到了这种境界,已经突破了出刀的距离了,只要意念一动,刀就会出现在他想要出现的任何地方。

    这世上练刀的人很多,但能够有幸领悟刀意的人却绝对是凤毛麟角、万中无一。

    而且这些刀道大家哪个不是数十年如一日苦修刀道,正所谓熟能生巧,等熟的不能再熟了,再加上一丝机缘,才有可能领悟刀意。

    所以,领悟刀意需要的是时间的沉淀和数十年勤学不缀的苦功,再加上一丝丝运气,才能有所成,那些能够领悟刀意的刀法大家哪个不是半截身子都埋进土里的耄耋老者?

    像丁宁这样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已经领悟了一丝刀意,若是传出去,必然会轰动整个武界,被誉为万年难遇的天才。

    可是,丁宁却皱着眉头,表情看起来似乎很不开心,充满萧索之意。

    在他眼里,他距离疯老头的刀法境界还有着十万八千里之遥。

    别看疯老头看似随手挥出的那几刀,却带给他醍醐灌顶般的感悟,刀法,不能拘泥于刀的招式。

    初学刀法的时候,自然要按部就班的勤学苦练,打磨基础,一招一式都照本宣张。

    可当对刀的感悟到了另外一个层次后,就应该跳脱出刀法本身的桎梏,拥有着自己对刀的理解。

    疯老头之前有意提点,告诉他不疯魔不成活,他也按照疯老头的指点疯魔了一回,冲进恶魔大军中大肆杀戮,借此逼自己在刀道上再进一步。

    可当他杀戮无数后,却突然生出了一丝厌倦,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个医生,不是杀人无数的刽子手。

    哪怕眼前的这些不是人,而是阴险狡诈的侵略者恶魔,可毕竟还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即便他们有着该死之道,他还是感到厌倦,这种疯魔杀生之道是疯老头的道,却不是他的道。

    他有自己的坚守和信念,以暴制暴,亦或是以杀止杀,在他看来永远都不是解决问题之道。

    恶魔侵犯,把他们杀光,可杀光以后呢?若是再有异族来犯,也同样都杀光吗?

    为什么万族之间就不能和睦相处,非要你杀我,我杀你呢?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不用杀生,而彼此和睦相处呢?

    对于杀戮,他发自内心的反感甚至是厌恶,在他心里,他始终只是想做个治病救人的医生,而不是满手血腥的屠夫。

    丁宁意兴阑珊的收起了刀,看着眼前那些相貌狰狞的恶魔们眼底流淌着的畏惧和绝望之色,淡淡的道:“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恶魔们都愣住了,目光中闪烁着愕然之色。

    他们在深渊中苦苦挣扎着长大,只有胜利或者死亡这两个极端的选项,投降不杀,还真是头一次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