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玄幻小说 > 洛神诀 > 第四百九十一章洛幽苏醒
    千钧一发之际,青衣女子疯狂的结印,一层银色佛光在她身上浮现出来,形成一朵银色莲花将她笼罩。

    “转。”口中叱喝,银色莲花飞快的旋转起来。

    下一刻,灰白色光线射在那莲花表面,两股力量碰撞,空间微微扭曲,然而,银色莲花终究是未能抵挡灰白色光线,直接被数不清的光线洞穿。轰隆一声,银色莲花爆炸开来。

    却见一条银线扭曲而出,仿佛游鱼般冲入了神道入口,消失不见了。

    “莲花金刚寺的门人居然也来了吗?”钟流羽和钟流炎对视了一眼。

    天空中恢复了平静,刚才急于冲入神道的数百人,除了那莲花金刚寺的青衣女子外,其他所有人,全部都死在了元素乱流的攻击之下。此时,一轮爆发之后,元素乱流真正的开始衰弱,朝着远处的天空慢慢退去,显露出一条宽阔的通道。

    “走。”钟流炎低喝了一声,身形冲天而起,钟流羽、上官若雨和阿蛮三人立刻跟上。

    “咻咻咻——”数千道遁光冲入天际,朝着昆仑神道的入口蜂拥而去。

    “嗡——”

    眼看着前方,遁光一道接一道的冲入了昆仑神道,钟流炎竟突然在天空中停了下来,他蓦然转头,看向极远处的天际尽头。

    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

    “哥,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钟流羽跟他擦肩而过,在神道入口处回头大喊。

    周围消退的元素乱流开始飞快的涌来,留给他们进入神道入口的时间,只有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

    钟流羽、上官若雨和阿蛮三人都在入口前停了下来,看着数万米外的钟流炎。他们身边,一道道遁光飞过,没入那狭长如竖瞳般的昆仑神道之中。

    “哥——”钟流羽焦急的大喊。

    “钟流炎,快点过来。”上官若雨也急切的喊道。

    “流炎圣子。”阿蛮脸上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钟流炎却仿佛是没有听到三人的呼唤一样,只是看着天际远方,脑海里一股无形的召唤感越来越强烈。

    “流羽,你带着她们先进入鸿蒙古地,记住,尽量不要跟神域的天才交手。”钟流炎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直接驾着遁光远去了。

    “轰轰——轰轰——”元素乱流一点一点开始合拢,重新化作极度危险的可怕风暴。

    “我们走。”钟流羽一咬牙,说道。三人转身冲入昆仑神道之中,空间扭曲,遁光一闪就失去了踪影。

    ......

    韩逸从沉睡中醒来,眼前所见的一切依然是铺天盖地的风沙,还有一望无际的古城废墟。

    半个月前他从那座八角塔楼中离开后,发现古城废墟之内的风沙比外界要弱上不少,便决定横穿古城废墟。走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走到了古城的核心区域,明显的看到了周围的建筑废墟,变得更加庞大了许多。

    从那些数百里甚至是上千里庞大的巨石建筑之上,依稀还能够看到远古大战遗留下来的痕迹。空气里隐隐还能感受到宏大的力量威压,让韩逸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脆弱的蚂蚁,只要稍微被那股力量碰到分毫,就会粉身碎骨。

    “呼呼呼——”风沙呼啸的声音灌入耳中,如同鬼哭狼嚎。仅仅一夜的时间,他的身体就盖上了一层极厚的黄沙,几乎把他整个人都掩埋起来。韩逸抖落身上的黄沙,站了起来,露出他身下那柄三米多长,一尺多宽的巨阙重剑。

    昨夜,他竟是躺在巨阙重剑上面休息的。原本以他的修为,就算是几年不休息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进入虚无之地后,灵力被无形的力量禁锢,肉身似乎也在逐步走向衰弱,整个人就变得越来越容易疲惫了。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休息了五六次,几乎是每三天就要停下休息一次。对于这样的情况,韩逸心里也隐隐的担忧起来。如果到后面,他的肉身也衰弱得跟普通人一样,那么这虚无之地恐怕便再无走出去的可能了。

    怀着这样的心理,韩逸根本不敢多做停留,每次休息完后,立刻便要开始赶路。韩逸用脚一勾,巨阙重剑飞起,落入他的手中,他往背上一方,系紧剑鞘的绑带。巨阙重剑的剑鞘,还是当初在澜月岛时请万灵阁的司徒大师打造,纵然后来巨阙重剑封印解除成为顶阶圣器,他也没有将剑鞘丢弃。

    韩逸在古城废墟里飞速前进,掠动的速度比起灵皇期修士全力飞行都还要更快许多。淹没了古城的沙漠,依然如同跗骨之蛆,紧跟在他的身后流动。

    大半天之后,韩逸的急速前进的身形突然停了下来,在他的正前方,一座宏伟的宫殿式建筑在风沙中渐渐清晰起来。

    “那里应该就是这座古城建造的神殿了。”韩逸喃喃了一句,“过去看看。”脚下动作加快,整个人如同闪电一般飞掠出去,劈开了漫天飞舞的风沙。

    很快,他就冲到了神殿面前。神殿通体以青灰色晶石建造,透出一股宏大的威严来,在亘古不息的风沙中,已经被淹没了一大半,此时只露出神殿和十几根立柱的一小部分。

    韩逸环绕着神殿掠到,寻找入口。大门已经完全被沙漠掩埋起来,根本无法进入。绕到神殿的后方,韩逸才看到神殿背部的墙壁被劈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痕,将整个神殿的内部都暴露了出来。

    看到那条巨大的创口,韩逸露出惊讶之色。按道理说,建造神殿的材料,绝对是极其坚硬的存在,没有哪一位神灵,也没有哪一位信仰者会允许自己建造的神殿被人破坏。

    “看来当初远古大战的时候,那些入侵者实力都不容小觑。”韩逸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掠过那条裂痕,冲入了神殿之中。刚一进入神殿,就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威严扑面而来,几乎让他忍不住跪倒在地。

    “呼。”韩逸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握住了巨阙中间的剑柄,“没想到亿万年过去了,这残破的神殿中还残留这如此强烈的威压。”

    韩逸只觉得自己身边,像是有成千上万吨的水银在流动,化作可怕的浪潮激涌过来,砸在他的身上。他艰难的在神殿之中移动,向更深处靠近,渐渐的逼近了神殿的中心殿厅。

    正对着他的墙壁,将前厅和后厅分隔开来。那墙壁上,以精细的笔触绘满了盛大的图案,看起来与不久前他在八角塔楼里看到的壁画如出一辙,只是这里的壁画更加精细,更加的写实,传递出来的威压更加可怕。

    韩逸仅仅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如同遭到了重击一样,身体直直的倒飞了出去,砸在数千米外的一根断裂的石柱上。

    “好可怕。”韩逸兀自心有余悸,脸色发白,“我的修为层次还是太低了,竟然连直视神灵壁画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只是一眼,但那壁画所描绘的场景却是已经纤毫毕现的刻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那尊神灵,手持盘龙火焰长矛,须发皆张,上身不着片缕,刻满神秘的符号,其所拥有的身躯,竟是如此伟岸,还有那**愤怒的神貌,令人不敢直视。韩逸毫不怀疑,那神灵只是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够令得天地变色。

    韩逸抬手擦掉嘴角溢出的血丝,平复体内翻涌的气血,然后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脑袋。

    “看来以后,在虚无之地,遇到像神殿这类的建筑,不能够随便进入了。”

    这么说着,他又觉得奇怪。

    “只是,为何在万灵神墓,那些神殿之中所绘制的神灵壁画,却没有如此强悍的威压?难道是神灵所代表的层次不一样吗?”

    想不出什么头绪韩逸摇摇头,不再多想,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座残破的神殿,转身往古城废墟的另一边飞掠而去,单薄的身形很快就消失在了风沙之中。

    韩逸不知道的是,在他识海空间里的时空幻镜,因为刚才神灵壁画的冲击,闪过一抹银色的光辉。而与此同时,幻镜空间之中,地窟深处,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的洛幽神魂,蓦然睁开了眼睛。

    神魂下方,一朵蓝色灵花肆意开放着,只是蓝色灵花正一点一点的向着透明无色转变。那些消失的蓝色,化作一个个蓝色的光点,融入到了洛幽的神魂之内。

    如果韩逸在此就能够认出,这朵蓝色灵花,正是他在万灵神墓内围某座神殿之中得到的神息魂凝花。

    “你醒了。”地窟之中,虚空扭曲,一道银袍身影浮现出来,却是那自诩为时空幻镜器灵的九方丌。

    洛幽眼里慢慢变得清明起来,久远的记忆一点一点苏醒。

    “这里是哪里?”他问。

    “幻境空间。”九方丌回答。

    “想起来了。”洛幽从神息魂凝花上飘落下来,站在九方丌的对面,看着他,眼里渐渐凝聚出一丝危险的光芒,“我认识你,你是九方丌。”

    “是我。”九方丌没有任何避讳,坦然承认。

    “当初就是你,害得我差的形神俱灭。”

    “那是你的使命,也是你存在的意义。”九方丌淡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