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其他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50章 樱红的人格
    “那是什么?”

    血雾之中隐约能看到红色的人影,因为他们和雾气颜色相同,所以陈歌也看的不是太清楚。

    “不管了,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

    陈歌收回目光,转身推开教室门。

    学生们正在上自习,忽然听到房门发出声音,都朝教室门口看去。

    “大家继续,我们只是来找一个人。”陈歌走到讲台上,目光扫过一个个学生,并没有看到樱红的身影。

    “她人呢?”

    陈歌走到第三排的一个空位旁边:“坐在这里的学生是不是叫做樱红?”

    周围的学生似乎都和这位置上的孩子不熟,没有一个人开口。

    “你们不是同学吗?”陈歌翻开女孩的课本,上面写着樱红的名字:“没错,就是这间教室,她去哪了?”

    陈歌看向樱白的同桌,表情有些可怕。

    “刚才有个老人过来把她接走了,他自称是樱红的爷爷。”

    “你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好像是要说几句话,不过他们已经出去很久了,算算时间应该快要回来了。”樱红的同桌有点害怕陈歌,或者说是更害怕站在陈歌身后的许音和背着镜子的白秋林,这些人一看就很不正常。

    “老校长带走了樱红,他动作倒是挺快,不过我今天是不可能放跑他的。”陈歌将樱红的东西全部收好塞进书包里,然后递给许音,他自己则站在樱红同桌面前:“老人带着樱红往走廊哪边去了?”

    “西边……”

    “好的,我就不打扰你们上课了,外面很危险,你们呆在教室里好好上自习应该能逃过一劫。”陈歌带领所有人走出教室,他们停在长廊拐角。

    “樱白,你爷爷现在就在学校里。”陈歌不知道该怎么把樱红的事情告诉樱白,这女孩看着单纯善良,她好像是刻意遗忘了所有关于樱红的记忆,也许是因为那些记忆太过痛苦,身体出于本能的一种保护。

    “爷爷来了吗?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

    “他那么爱你一定会第一时间去找你,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可能遇到了什么麻烦事。”陈歌让许音搜查樱红的书包,寻找和樱红有关的信息,同时又拿出漫画册冲着樱白说道:“你爷爷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我们不能让他独自面对危险,大家还想和他团聚,只有他在,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短短几句话,陈歌已经说动了樱白。

    “我了解你爷爷的性格,就算他遇到了危险,也绝对不会牵连我们,他一定是想要自己去承担,所以我们只能主动去找他。”陈歌抓住了樱白冰凉的手:“樱白,现在能帮你爷爷的人,只有你了。”

    被陈歌这么一说,樱白已经充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轻轻咬了一下单薄的嘴唇,低声说道:“爷爷曾跟我有个约定,如果有一天,非常害怕,非常无助,感觉自己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去学校西边的老校区一栋……”

    “稍等。”

    陈歌给樱白一个噤声的手势,让白秋林背着镜子走远点,他牵着樱白的手和许音走到远处。

    “说吧,去老校区的什么地方?”

    “他让我去那里寻找一栋被烧毁的建筑,在废墟里藏着一扇红色的门,找到它,推开它。”樱白给人的感觉像是那种不会撒谎的类型。

    “不可能这么简单,如果推开那扇门就能离开,老校长早就带着樱白逃走了,不会一拖再拖。”陈歌望着樱白的眼睛,那双眼眸澄澈干净,没有隐藏任何东西:“只有这些吗?”

    “恩。”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说不定能在路上遇见你爷爷。”陈歌叫上所有人朝学校西边赶去,在移动的过程中,他接过许音手中的书包。

    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的书包,只不过陈歌在樱红课本和一些课外书上看到了大量用笔涂抹的痕迹。

    东一块西一块,看着很丑很乱,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课本。

    “她为什么要涂抹?难道是为了遮住某些东西?”陈歌翻遍课本,终于找到了几处没有完全被涂抹掉的地方,将那一页对着的光,从书页背面看,依稀能看到一些字迹:“她为什么还不死,还不去死?”

    “所有被涂抹掉的地方都是关于一个人的诅咒吗?”陈歌放回课本,在书包底部找到了几个揉搓过的纸团,这是在樱红抽屉里发现的,当时他本着不放过任何东西的想法,将纸团也塞了进去。

    展开纸团,正面是随手勾画的一些答案和公式,背面则写着一行又一行小字。

    “我越来越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我总能看着她,她却忘了我,我们不应该这样。”

    “血溅在了我的睫毛上,并不愉快的体验,我帮过她那么多次,为什么她就不能帮我一次?”

    “乖乖的去死不好吗?就像我曾经对他们做的一样,她忘记了自己的承诺,明明是因为我,她才能懦弱单纯的活下去。”

    “那些爱她的人一次都没有出现,那些口口声声说要照顾她的人在最紧要的关头全都消失了,只有我陪着她,我才是她最应该感谢的人。”

    “一次又一次,她难道就看不到我的付出吗?”

    “我做了那么多,现在只求她一次,只求她去死而已,我会连同她那份一起活下去。”

    “她为什么还不肯去死,这世界上除了我根本没有人再爱她,她还在幻想什么?”

    “好了,我知道了,那个满口谎言伪善充斥恶臭的家伙来了。”

    “一个从来没有兑现承诺的骗子,这就是她不肯去死的理由?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像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一样,哈哈哈哈哈。”

    纸团上的字非常潦草,陈歌看到最后,吸了一口凉气:“咱们恐怕要加快速度了,老校长真的遇上了大麻烦。”

    老校长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以陈歌对他的了解,就算樱红想要杀他,他估计也不会还手。

    因为樱红顶着樱白的外皮,老校长心里对樱白一直很愧疚。

    “快!去西边老校区!”陈歌是真心不希望老校长出现意外:“无原则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希望他能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