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耽美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000章 包相(为新盟主‘20180518122129128’贺)
    汴梁的春光让青楼女子都多了些光彩。

    “小郎君,来啊!”

    “小郎君,奴今日还没客人呢!”

    王雱冷着脸穿过了一条街,转过去后,脸上就柔和了些。

    “小郎君来了。”

    “这是来看左珍的吧?”

    “……”

    王雱又板着脸,不过脸上有些发热。

    左珍在炸鹌鹑,见他来了就不自在的道:“你以后别来了。”

    王雱进了店铺,熟练的帮她清洗鹌鹑。

    清洗干净之后就是腌制。

    “你腌制的时候记得要放在肚子里,外面用汁水浸泡……”

    左珍回身看着他在念叨,就笑了笑,“你这个方子哪来的?可管用?”

    昨日王雱买了些调料来,说是今日帮她弄个新方子,保证好吃。

    王雱把十多只鹌鹑放在盆里腌制,说道:“是和沈安要的。”

    “归信侯……不,是沈县公?”左珍欢喜的道:“那是大宋厨神呢!那些厨子都敬畏他如神明,我只是觉着自己这个不算是做饭,就没敢……”

    上次沈安出手,直接让那群泼皮被发配去了琼州,左珍很是感激。

    王雱心中有些发酸,“你这个做好了……以后某养你。”

    “不稀罕!”左珍默然,然后又欢喜了起来,“这条街如今都没了泼皮,都不敢来了。”

    沈安上次下手太狠,泼皮们怕了,怕自己也被丢去琼州,所以没人敢来这边收钱。

    “左娘子,这是羊肉馒头,尝尝!”

    一个男子拎着个油纸包进来,见王雱在就笑道:“小郎君也来了?这样看着正好。”

    王雱听他这话说的有趣,就看了左珍一眼。

    左珍摇头道:“我却是吃过了早饭,多谢王二哥了。”

    男子说道:“如此就罢了,以后有事招呼一声,大家伙都能出力。”

    托沈安的福,这条街如今再无泼皮来收钱,商户们没法感激沈安,就把感激之情转移到了左珍的身上。

    隔三差五送些吃食,有力气活大家出把力……

    就这样,左珍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王雱一直等时辰到了,就让左珍开始炸鹌鹑。

    鹌鹑一下油锅,左珍就欢喜的道:“这香味好,比以前的好了许多。”

    “真香!”

    王雱也有些欢喜的道:“竟然这般管用吗?”

    左珍赞道:“那沈县公果然是天才一流的人物,文武双全不说,连做菜都是这般的出色,让人佩服。”

    “哎!这是什么东西?那么香!”

    “鹌鹑!”

    “来一只!”

    “某也来一只……”

    “……”

    大吃货帝国的子民闻香而来,顷刻间左珍的店铺外就站满了人。

    生意太好了,王雱也只得留下来帮忙。

    一直忙碌到了中午,鹌鹑全部卖完了,没买到的客人悻悻然的说明日赶早,这才散去。

    “真是……”左珍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欢喜的道:“从未卖的那么快过。”

    王雱看着她,皱眉道:“以后要吃午饭。”

    “都是吃两顿。”左珍觉得王雱有些离经叛道的意思。

    “别人是别人。”王雱说道:“自己舒服就好,管别人作甚?”

    “别人会翻白眼。”左珍做了个翻白眼的动作,王雱楞了一下,只觉得胸口里有东西呯呯作响。

    这是心动的感觉。

    是了,当初他就是看到左珍冲着自己瞪眼,那一刻他就彻底的沦陷了。

    他觉得咽喉有些发紧,就干咳一声,说道:“那些人……不值当多看一眼。”

    “你这话太过了些。”左珍觉得王雱就是个骄傲的年轻人,只是太过骄傲了些,把旁人视若无物。

    王雱的脖颈上青筋蹦跳了一下,然后说道:“好吧。不过中午还是要吃些东西。”

    他做出了妥协。

    妥协对于王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左珍却不知道,又数落了他一通,这才叫了吃的。

    王雱就在这里吃了一碗汤饼,然后去了沈家。

    “宫中来人召了郎君进宫,郎君说怕是包公的好事要来了。”

    王雱眼睛一亮,“要进政事堂了吗?是了,蔡襄才到京城,可京城却没有空位给他,他定然就是来接任三司使的……”

    ……

    蔡襄的精神看着还不错,他看了一眼上面的赵曙,心想这位帝王把自己召回来,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

    “一年之计在于春,各处都传来了好消息,今年算是风调雨顺,至少春耕不会有灾荒,朕听闻后甚为欢喜……”

    这里的都是老家伙,大家看到了蔡襄出现,仔细一琢磨,顿时就有些醒悟了。

    蔡襄年纪不小了,而且还是老资格,一般的职位安置不了他。

    那么官家召他进京是想干啥?

    众人的目光转到了包拯的身上,艳羡不已。

    老包看来是要飞升了啊!

    他会顶下谁?

    赵曙颇为欣赏韩琦,那么他不可能。

    曾公亮?还是欧阳修。

    大宋的相职一般是三个,首相因为多数挂着昭文馆大学士的头衔,所以简称昭文相。而次相大多是挂着监修国史的职务,简称为史馆相。还有一个末相,多半挂着集贤殿大学士的头衔,简称集贤相。

    在只有两个相公的情况下,有时候首相会兼任史馆。目前韩琦却没有。

    目前昭文相是韩琦,史馆相是曾公亮,出缺集贤相。

    除去三位相公之外,还有参政知事若干名。

    目前的参政知事是欧阳修,大伙儿都觉得他老眼昏花了,该退位让贤。

    欧阳修也觉得自己下台的可能性最大,面色不禁发白。

    赵曙看到了这些眉眼官司,但没管,他继续说道:“大宋越发的繁茂了,朕心甚慰……”

    这是要夸赞我们的节奏啊!

    群臣赶紧拱手,“陛下英明。”

    这是程序,官家要夸赞咱们,那咱们就先夸赞他,也算是有来有往,君臣其乐融融。

    于是人人面带微笑。

    赵曙笑了笑,“诸位卿家政事繁忙……”

    嘁!

    群臣不禁一阵恶寒,闹半天官家竟然不是想夸赞咱们劳苦功高,而是要找由头说事啊!

    “朕看了也心中感念,于是最近看了看,包卿……”

    赵曙目视包拯,想起了这个臣子的宦途,不禁感慨万千。

    包拯耿直,进谏从来都不留情面,对于君王来说很是难堪。

    但他不但喷君王,还会喷群臣,喷见不惯的人事,一句话,这个天下就没有他不能喷的东西。

    这样一个臣子,帝王大抵是最放心不过了。

    但包拯毕竟是大宋第一喷子,那攻击力绝非浪得虚名,所以赵曙纠结了许久,这才下定决定把他提上来。

    希望别把朕给喷的颜面无存吧。

    包拯出班,觉得周围的目光都是灼热的。

    他知道这些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羡慕嫉妒恨……这个总结的不错啊!

    是了,是沈安那小子经常嘀咕的话。

    他还说什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嫉妒。

    那小子!

    包拯看了边上的沈安一眼,看到他喜气盈腮的模样,不禁有些伤感。

    老夫这个宰辅他出了许多力,这个孩子……真的是有心了。

    他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沈安的场景,这个少年正在哄骗一群小贩。他带着妹妹在汴梁城中厮混,很艰难,但却胆大。

    现在他的胆子更大了。

    罢了,胆大就胆大,有老夫帮衬,想来能少些灾祸。

    “包卿在三司勤勉,朕都一一看在眼中……”

    赵曙看了蔡襄一眼,继续说道:“有功就赏,有过就罚,朕以为这才是治理国家的正道。包拯可为集贤殿大学士……入……政事堂。”

    集贤殿大学士就是末相。

    “陛下英明。”

    群臣套路般的吆喝了一嗓子,然后冲着包拯拱手道贺。

    “恭喜包相了。”

    “包相今日入了政事堂,明日……”大家都是重臣,说话都要讲求个分寸,可却有人说了什么今日明日的。

    韩琦看了那人一眼,心中暗自记下了这个梁子。

    明日要做什么?

    难道要顶了我韩琦做首相?

    包拯回礼,然后平静的谢恩。

    “这气度!果然是宰辅气度。”

    群臣都对包拯的气度赞叹不已,连赵曙都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包拯退了回去,那脚步好似轻快了些,边上的赵顼说道:“包相在这边。”

    赵顼的位置在枢密使之前,宰辅们的下面,这是他自己的要求,而包拯目前的位置就该排在曾公亮的后面,欧阳修的前面。

    包拯谦逊了几句,然后就过去了。

    只有沈安看出了老包此刻的得意。

    成为宰辅,这便是人生巅峰,不管是多大的男人都会觉得意气风发。

    春风得意马蹄疾,那个啥……老包没法看尽长安花,但在路过欧阳修的身边时就低声问道:“下衙了喝酒?”

    这是挑衅!

    欧阳修觉得被老对头领先了一筹,心中郁郁,闻言就说道:“老夫会怕你吗?”

    “你请客。”

    包拯落位,曾公亮向前一些以示欢迎。

    欧阳修低声道:“家里那么有钱……那沈安一年送你家多少东西?若非是你们的关系情若父子,早就有御史告上去了。这般有钱还要老夫请客,脸呢?”

    赵曙在上面看到两个老汉在嘀咕,不禁觉得头皮发麻。

    以后他们要是当朝打架……朕该怎么办?

    若是有谁被打出了三长两短来,这事儿可就是青史留名了。

    “蔡卿。”他收敛心神,看向了蔡襄。

    蔡襄此刻对自己的未来心知肚明,出班等候吩咐。

    “三司那边你要看好了。”

    新任三司使就这么出炉了。

    ……

    一千章了……感谢大家的支持。

    感谢新盟主的打赏,大家晚安!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