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 > 其他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太上老君
    想必前辈先前所说的你与星辰之路同寿,应当是真的吧?”

    叶天试探问道。

    “这自然是真的,我也无需诓骗于你,我曾经经历过那个时代,是你们永远无法想象的辽阔时代。”

    “那是众仙时代?”

    叶天悄然道。

    老者看他一眼。

    “看起来你还知道不少的东西,并不像其他的那些天道小辈一样没有见识,不过想来也是你能拥有如此的境界,修为应该是这倒不少的那一步,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迅速达到。”

    先前他本就以为这一行人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辈,可是现在仔细的感应一番之后发现没有一个人修为是他可以看透的。

    而叶天这个年轻人体内的血海分明翻涌,体魄异常强悍,明显是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可是一身修为却已经可以比肩自己的巅峰时期。

    “多谢前辈夸赞,不过前辈,您当初经历的时代可是众仙时代?”

    叶天问道。

    “众仙时代我只经历了一个末尾,但是我经历了一个完整的时代,是大道之上的时代,那个时代也有无数的天仙,也有天庭也有各路神仙,各路的妖怪,总之,那个时代的缤纷是这个时代无法比拟的,那个时候的天道强者也并不是像现在这样西稀有。”

    老者的眼眸之中闪烁出唏嘘,人老了就是讲喜欢怀念当时的时候,喜欢怀念自己巅峰时期。

    似乎能够靠这样子不断的回忆而返回那个时代。

    “我对曾经的时代也非常好奇,不知道与这大道时代有何不同?不知前辈可否解惑?”

    叶天问道,他想要了解的墨轩必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说不定在其他的时代也有他的传说,能够多了解一些,日后若是真的遇到了,那也多一些准备。

    “曾经的那些时代被时间已经掩盖,那些掩盖不了的就已经被大道给藏起来了,你们这些小辈是没办法了解的,若是其他人也必然不会跟你们说,因为这些已经触犯了某种禁忌,但是你们遇到了我,我活的时间也太长了,也不愿意再计较这些,若是能够在临终之前将这些说出去,即便是不得善终也无妨。”

    老者说着,似乎真的不在意自己的最终下场。

    “若是日后前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言语就是,在下不敢说一力承包,但是若是有什么需要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必无二话。”

    叶天道。

    对方若是将所有知道的告诉他,那他必然也会或多或少承担某些因果,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想要置身事外也是不可能了。

    “曾经的时代啊……”

    老者举起拐杖,以拐杖的末端开始在空中划出一条线,这条线是蓝色的,蓝色的线犹如天际的颜色。

    老者开始缓缓开口……

    宇宙存在的时间太长了,长到这一片混沌之也是在宇宙的一角,而这无数个世界就藏身在这一片混沌之中,是通过混沌开辟而得来的。

    于是这一角被星辰包裹,成为了最独特的存在。

    而在这一片星辰领域之中,又有无数个时代悄然降临,老者所处的那个时代只是在现如今的天道时代之前。

    那个时代是一个众星璀璨的时代,有无数的王者崛起,也有无数的败者落幕。

    那时候的鬼界并不是现在这般模样,那时候的星辰之路也比现在更加繁荣。

    各种强者重生,有无数的修士化身为天庭仙班,无数个世界被管理的井井有条,每个世界之中还会有彼此的联系,可以互相传送,井然有序。

    然而这一切都要终结在大道出现的那一刻,在大道出现的那一天,天空之上,下起了血雨。

    靴子的大雨下了三天三夜在那场雨夜之中,无数的绝世强者突然疯癫开始向周围的人动手,于是就开始了那个时代的落幕,也是最黑暗的一个时期。

    那些绝世强者开始乱杀无辜,整个世界都被血给淹没了,许多好不容易保持清醒的强者努力想保存最后的香火,但是却无能为力,而在星辰之路上的许多原住民,只能被迫开启防御,抵挡住那些来势汹汹的绝世强者。

    那段时期,无论是早先的天道强者,亦或是后来的晋升的天道强者,只要在那个时期出现都会突然疯癫,失去神智,变成嗜血的怪物,对周围的人滥杀无辜。

    而那些修为更低者根本无力抵抗,修为更高者却已然变成了半疯半傻的怪物。

    那一场神秘诡异的大动乱在历史上并没有记载,似乎是有意被人抹去了,而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大道本人。

    “难道说大道是真的有时地存在的一个人物?”

    叶天忍不住打断问道。

    “这个就没人知道了,但是有人猜测就是如此,他们说大道其实就是一个人,但是此人超脱于天地之外,创建了整个轮回,是真正的大神通修士,无论是天道修为,还是所谓的大道修为,在他的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存在。”

    老者道。

    “但是即便如此,也一直会有许多人不惜一死去挑战他的权威,其实结果都可想而知,一个个挑战者没有一个人能够回来,其中还有不少被世人称作大道修为的人,即使他们不过就是比天道巅峰修士更加强一些而已,倘若真的到达了大道修为他们也不会如此狼狈,还需要挑战?然后就把原先那个大道给挤下去了。”

    老者说着,似乎嗯,瞧不上那些被人称为大道修为的修士。

    “什么大道修为天道修为,大道就是大道,天道就是天道,哪里来的修为之说……”

    “可是你先前不也是承认了,说自己是天道巅峰的强者。”

    神鳄拆台道。

    “那是因为后来被约定俗成了,这些境界叫做这些名字,但实际上如果仔细追究起来,发现其中根本没有什么道理。他们许多人说到达了天道境界就是得天道有更深的感悟,道德的大道境界就是对大道有更深感悟,但实际上对于这些感悟与天道大道并没有什么关联,那些不过是对于自身之道的感悟而已。”

    “所谓的天道与大道其实是外道,而我们修炼的是自身之道,所以,这些不同的道根本用不上彼此的称呼,对否?”

    叶天突然道。

    “不错,根据老夫如此多年的研究来说,确实如此,你这小娃娃的悟性不错,怪不得小小年纪就到了这样的境界。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所谓的天道与大道,都并非是人力可为的。他们都是秉承着天地灵智而生,人为的制造出来也只不过是伪天道。”

    “我先前在另一个世界见过一位所谓伪天道,他似乎是被一个叫做天庭的势力给建造出来的。”

    叶天想起来山海经世界内的所谓天道,不正是人为?

    “曾经的天庭实力可是遍布于每一个世界,跟每一个世界都留下了不一样的传说,但是毫无例外,这些传说给人都具有极大的震撼性。但是如果你追究下去,你就发现那些不过都是一些花架子而已,他们的强者到处流浪,根本无心修炼,到了最后也只是任人摆布的棋子,那一场雨夜的话,他们也不会成为最先沦陷的势力。”

    老者说道,顿了顿拐杖。

    他曾经也是属于天庭中的一员,但是后来因为某些事情不得不离开,现在发现自己当初的选择似乎是正确的。

    那一场雨夜,他是唯一一个躲过了劫难的天庭之人。

    “不知阁下曾经属于天庭那一块?是否有仙名?”

    叶天虚心道。

    他在自己故乡的世界曾经听说过无数次的天庭传说,那些神话曾经在他的脑海之中无比令人向往,只是后来他不再相信这些,但是现如今这一切都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这些都是不知道多久之前的事情,我也只记得人人称呼我为老君……似乎是个炼制丹药的官职。”

    老者道。

    这被尘封的记忆已经在他的脑海之中留存太久了,他已然记不得许多。

    “传说中的太上老君?”

    叶天脱口而出。

    “诶,这名字我好像也曾经听说过,是我世界那边一个比较厉害的人,听说当初还给那个猴子许多丹药,如此一来,那个猴子才很厉害来着。”

    神鳄道,如今不管是提到什么,他总是能想到那一只令他烦恼的猴子。

    “你们怎么听说过我的名号?那是属于这个时代的禁忌。”

    老者开始重新审视两个人。

    如果说叶天知道他曾经的名号听说过只言片语,那还好接受,可是旁边那只成精的小妖也听过,那这所谓的“秘密”是否有些太过人尽皆知了。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